Vya小說網 >  祝君好 >   第八章 何必心軟

-

將軍府大牢。

空氣中籠罩著淡淡的血腥味。

“公主還是說了吧,您這樣細皮嫩肉的,咱們也不忍心下手啊!”獄卒手中的鞭子被他揮舞的劈啪作響。

蘇婉依遍體鱗傷,卻始終隻有一句話:“我要見將軍。”

又是一鞭狠狠抽在她的身上,傷口處瞬間泛起鮮豔的紅色。

“還想見將軍?”獄卒啐了一口,“你也得看看將軍想不想見你,說吧,狗皇帝還讓你做了什麼?”

“我要見將軍。”無論對方如何言行逼供,蘇婉依依舊隻有這一句話。

獄卒發了狠,正要再揚起鞭子,卻被人製止了。

“且慢。”

蘇婉依抬起沉重的腦袋,看向來人。

是趙玉如。

“怎麼是你,你不是應該在京城嗎?”

“怎麼不能是我?”趙玉如微微一笑,“將軍既然決意拯救天下蒼生,自然要保護好自己的家眷,不是嗎?”

蘇婉依麵上不動聲色,一顆心卻沉了下去。

重生之後,她一顆心都撲在了秦嘯風的身上,很多事情並冇有去深究。

現在想來,秦趙聯姻,並不如表麵上看起來那麼簡單。

趙玉如是趙太尉獨女,打小過的比她這個不受寵的公主還要尊貴。

趙太尉統管兵馬,除了北疆的秦家軍和京師的護城軍,其他皆可為他所用。

兩家表麵上是結兩姓之好,實際上等同於掌握除了京師以外全國的兵馬大權。

原來,秦嘯風去趙家求親之時,就早已下了必反之心!

趙玉如一直觀察著蘇婉依的一舉一動,見時機差不多了,她笑著讓人端上一碗湯藥。

“將軍有帝王之相,來日必有一番作為,公主身份尷尬,未免來日徒增煩惱,將軍特命我來送公主一程。”

蘇婉依臉色瞬白,死死盯住她手中的湯藥:“不可能,我不喝,將軍不會這麼對我的!”

秦嘯風不會讓她死的,他不會對她那麼狠心!

“我也隻是奉將軍之命辦事,還請公主莫要責怪。”趙玉如裝模作樣的對蘇婉依行禮,起身之後臉色陡然一變。

兩個粗壯的嬤嬤一左一右架住了蘇婉依,趙玉如笑著上前,想要親手把藥灌到她的嘴裡。

蘇婉依拚命掙紮,咬緊牙關,說什麼也不肯張開嘴。

她不想死,她不能死!

她曆經千辛萬苦重生,還冇有得到秦嘯風的原諒,她說什麼也不能死!

可是,她雙手被縛,又怎麼是粗使嬤嬤的對手,儘管咬緊了牙關,還是被她灌了不少藥進去。

蘇婉依不怕死,她本就是死過一次的人了。

但是她不想死,她不想死的這麼不明不白。

她還冇有取得秦嘯風的原諒,還冇有為他解決後顧之憂,她不想就這麼死了!

蘇婉依一咬牙,摸到了手腕上的珍珠,想要發射信號,卻又猶豫了。

秦嘯風本就不相信她,如果她現在聯絡了皇兄的人,那以後豈不是更加說不清楚了?

就在她猶豫的瞬間,趙玉如給一旁的嬤嬤使了個眼色。

嬤嬤動作麻利,一個手刀打暈了蘇婉依。

“出來吧!”趙玉如揚聲道。

從暗處走出一個人影,“夫人好手段,隻是夫人既然已經決定要跟咱們陛下合作,又何必多次一舉,假意下毒?”

“那就不關你們的事了,帶著你們要的人走吧。”

那人看了趙玉如一眼,冇再說話,帶著蘇婉依離開了。

人剛走,外麵就傳來了一陣腳步聲,趙玉如拔出隨身攜帶的匕首,用力捅在自己腹部。

秦嘯風進來的時候,看到的就是倒在血泊中的趙玉如,緊接著又看到散落一地的繩索。

他瞳孔微縮,上前將人抱了起來:“怎麼回事?蘇婉依呢?”

趙玉如艱難的抬起手來:“將,將軍,我擔心公主受不了牢獄之苦,特意給她帶了藥膳來,誰知正好撞上有人來救她,他們救走了公主,還,還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她雙眼一閉,暈了過去。

秦嘯風看了一眼身後的軍醫,那人上前為趙玉如診脈:“回稟將軍,夫人吉人天相,冇有傷及要害,老夫這就為夫人止血包紮。”

秦嘯風點了點頭:“看看那藥膳。”

老軍醫起身,拿過藥膳聞了聞:“啟稟將軍,這確實是滋補的上品。”

秦嘯風臉色鐵青,神情冰冷,“夫人就拜托你了,照顧好她!”

說完,他大步離開了牢房,縱馬而去。

蘇婉依,你口口聲聲真心待我,到最後還是站在了你皇兄的那一邊。

既如此,我又何必再對你心軟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