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ya小說網 >  祝君好 >   第三十章

-

沈子明冇再開口說話,眼神複雜的看著秦嘯風。

半晌,秦嘯風終於冷靜下來。

他眼中一片悲慼之色:“沈子明,你想辦法治好婉依吧,等她徹底好了,朕就放你們離開,不會再阻攔你們。”

“陛下?”趙權心中不忍。

這幾年秦嘯風過的什麼日子,他這個總管太監最清楚。

他看向一旁的沈子明,‘噗通’一聲跪了下來,“國師,奴才求您了,不為彆的,就是為了娘娘自己,您也要救活她呀!

她這一生,雖然貴為公主,但是過的卻比尋常人家的小姐都不如,您怎麼忍心,讓她年紀輕輕的就這樣走了啊!”

他言辭淒切,聲聲泣血,沈子明聽了,麵露不忍。

半晌,他長歎一口氣:“罷了,我儘力就是。”

見他終於鬆口,秦嘯風深深的看了躺在床上的蘇婉依一眼,轉身離去。

“趙權,留下來伺候國師,無論需要多少名貴藥材,讓國師儘管開口。”

趙權輕輕一歎:“奴才遵旨。”

站在殿外,仰望蒼天,秦嘯風覺得自己的心空落落的。

讓他放棄蘇婉依,簡直比要了他的命還難受。

可要他眼睜睜的看著蘇婉依就這樣死去,他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。

“婉依,隻要你能好好的活著,我彆無所求。”

秦嘯風閉了閉眼,再睜開的時候,眼中已經恢複了以往的冷漠。

他抬腳走出大門,對外麵等候的侍衛吩咐:“把那個賤人帶過來!”

剛纔,已經有人通報過,蘇婉依是去見了趙玉如,才受了刺激,知道了一切。

可天下哪裡會有這麼巧的事,她們二人剛剛見麵,婉依就中了奇毒,昏迷不醒?

秦嘯風敢肯定,蘇婉依的毒,一定跟趙玉如脫不了乾係!

他知道沈子明藝術精湛,可為了以防萬一,秦嘯風還是決定去見一見趙玉如,看看她到底想要做什麼!

一炷香後,趙玉如被人稍微整理了儀容,押到了勤政殿。

看到高坐上首的男人,趙玉如眼中愛恨交織,情緒十分複雜。

“趙玉如,你給婉依下了什麼藥?”秦嘯風開門見山,一句廢話都不想同這個毒婦說。

趙玉如卻彷彿看不到他眼中的厭惡,“陛下許久未見臣妾,就冇有彆的話想對臣妾說嗎?”

“冇有。”

趙玉如冷笑,“你冇有,可是臣妾有,臣妾母家助陛下奪得皇位,有從龍之功,可是陛下卻連一個皇後之位都不肯給臣妾,陛下這樣做,就不怕寒了底下群臣的心嗎?”

“你在威脅朕?”秦嘯風眯起了眼睛,“趙太尉根基深厚朕自然知道,可他還冇有隻手遮天的能耐,他門生雖多,但總有那些眼睛不瞎的,知道什麼叫良禽擇木而棲。”

秦嘯風站起身來,自趙玉如進殿以來,第一次正眼看她。

“趙玉如,你可能還不知道,你父親已經反了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趙玉如不可置信的看著秦嘯風,渾身發抖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。

“朕說,你父親已經反了。”秦嘯風看著她,一字一句重複了一遍。

父親的野心,趙玉如是知道的。

如果不是他冇有兒子,定然不會和秦嘯風結盟。

可是趙玉如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,他居然會全然不顧自己在宮中的安危,就這樣貿然動手。

難道在父親的心中,她早就已經淪為一枚棄子了嗎?

那她為了趙家,不敢自戕,在那冷宮裡,一待就是三年,又是為了什麼?!

力氣彷彿被抽乾了一般,趙玉如癱倒在地,嘴裡喃喃自語:“不可能,絕對不可能,父親不會這樣對我的,他不會不管我的!”

“你父親現在人在大牢,如果你不信的話,朕可以讓人帶你去見他。”秦嘯風居高臨下看著眼前的女人,眼中的厭惡毫不掩飾。

“趙玉如,你父親是非死不可,可你的母親,你的妹妹,你趙家上上下下上百口人的性命,都捏在你的手裡,如果你交出解藥,朕可以饒你們不死。”

他的話,讓趙玉如重新冷靜了下來:“我憑什麼相信你?”

秦嘯風一步步走下階梯,“如果朕冇猜錯的話,這藥不是給婉依準備的,而是你父親托人給你,專門給朕準備的吧?

朕還真是小看了你們父女,當初早就名人搜過你的身了,卻還能讓你將這毒藥藏到今日!”

隨著他逐漸靠近,趙玉如的倆色越來越蒼白。

這個男人如今早就不是曾經的秦嘯風了,如今,他早就是君臨天下的帝王,不是他們可以隨意擺佈了的。

“趙玉如,你好好想清楚,即使冇有你的幫助,朕也會不計代價救活婉依,你不說,你們趙家總有人會說,到時候,你就莫要怪朕心狠手辣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