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ya小說網 >  祝君好 >   第二十九章

-

占星殿的那位,說的自然是沈子明。

秦嘯風眯起眼睛:“是啊,朕怎麼把他給忘了,傳沈子明。”

不多時,沈子明被人帶到了蘇婉依的宮中。

看到躺在床上,雙目緊閉的蘇婉依,他頭上青筋暴起:“秦嘯風,你對她做了什麼?”

“大膽,你竟敢這樣跟陛下說話!”趙權站在秦嘯風的身後,不對給沈子明使眼色,讓他不要激怒秦嘯風。

沈子明何等聰明,自然明白了趙權的好意。

他冇再多言,走到床邊,伸手去探蘇婉依的脈息。

片刻之後,他臉色驟變,他猛然轉身,看向秦嘯風的眼神冷的像冰。

秦嘯風屏住呼吸:“怎麼樣,可有辦法?”

沈子明冷冷的看著秦嘯風:“婉依看似脈象正常,並無大礙,實則已經身中奇毒,命在旦夕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秦嘯風眉頭緊蹙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怎麼會?!

他明明安排了人手,蘇婉依的飲食起居皆有專人照料,定然不會有什麼差錯纔對。

由於三年前他的所作所為,秦嘯風根本就不相信他,認為他一定又懷著什麼私心,想要找機會,帶著蘇婉依再一次離開自己。

“國師,你應該清楚,我不會再給你帶走婉依的機會,如果你不能治好她,那我隻能賜死你。”

沈子明麵不改色:“陛下既然不信草民所說的,那就多說無益,草民早就不是什麼國師了,陛下應當知道,草民不怕死,能跟婉依一起死,是草民的榮幸。”

“你找死!”

秦嘯風暴怒,被趙權攔住,“陛下切勿動怒,眼下隻有國師能救娘娘了,陛下千萬為了娘娘隱忍一二啊!”

其實,不用他說,秦嘯風也知道沈子明殺不得,不然的話,他也不會容他活到今日了。

“國師,隻要你治好婉依,朕可以既往不咎,依舊尊你為國師,你還有什麼其他的要求,都可以提出來。”

“我提出來,陛下會答應嗎?”沈子明反問。

秦嘯風頷首:“你要你提的出來,朕就答應你。”

“如果我要的是你的命呢?”

“國師慎言!”趙權被沈子明嚇了一跳,尖著嗓子讓他閉嘴。

秦嘯風麵不改色:“隻要你能治好她,朕可以答應你,如果你不相信,朕現在可以立下詔書,不會有人找你的麻煩。”

“陛下!”趙權急的滿頭大汗,這兩個人到底想要做什麼?

沈子明冇想到秦嘯風居然這麼輕易的答應了,不禁有些意外:“陛下既對婉依有心,當年又為何那般傷害她?”

“是朕錯了。”秦嘯風的聲音飽含痛楚,“是朕被仇恨迷了心竅,傷害了婉依,將她害得不得不用那樣決絕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,如果再來一次,朕絕對不會再那樣對她。”

沈子明冷笑:“現在再說這些話,又有什麼用?”

“自是無用,但朕句句肺腑。”

沈子明冇再開口說話,殿內一下子安靜下來。

趙權急的滿頭大汗:“國師,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,公主性命要緊,你要是有什麼方法,就說出來吧,畢竟你們的孩子還小,他需要母親啊!”

他故意提到孩子,是想激起沈子明的舐犢之情,卻冇想到,話一出口,卻讓兩個男人齊齊變了臉色。

“我的孩子?”沈子明狂笑出聲,“我與婉依從未有過夫妻之實,又怎麼會有孩子?”

趙權瞪大了眼睛,目光在秦嘯風和沈子明之間來回跳動:“國師的意思是,孩子是陛下的?”

“不然呢?”沈子明山中閃過恨意,“秦嘯風,我與婉依自幼相識,但是卻因為我的身份,不能向她表達愛意,你娶了她,卻又不善待於她,你告訴我,你還有什麼資格做她的夫君,做她孩子的父親?!”

秦嘯風臉色變了幾變,拳頭握的發白:“當年,果然是你帶走了她。”

“不錯,是我帶走了他。”

沈子明上前一步,直視秦嘯風的雙眼,“我給她吃了假死藥,親自放了一把火,帶她離開,你知道她為何會記憶全無嗎?”

秦嘯風顫聲:“為何?”

“那是因為,她當年在占星殿醒過來的時候,痛苦非常,她哭著對我說,如果能忘記一切就好了。”

“所以,你對她做了什麼?”秦嘯風再也忍無可忍,抓住了沈子明的衣領。

沈子明冷笑:“我帶走她,給她服了藥,讓她忘記前塵往事,想陪著她終老一生,可是,我們平靜的日子,卻終究是被你打破了!”

“你有什麼資格陪著她終老一生,她是我的妻子!”秦嘯風厲聲咆哮。

“那你呢,你有什麼資格,你不過是一個逼死她的劊子手,你和蘇晟安有什麼區彆?!”沈子明不客氣的反問。

秦嘯風臉上表情瞬間凝固,他緩緩鬆開了抓著沈子明的說,倒退兩步。

“你說的對,朕有什麼資格?哈哈哈,朕有什麼資格?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