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ya小說網 >  祝君好 >   第二十八章

-

秦嘯風沉默片刻,終於開口:“是的。”

蘇婉依倒抽一口冷氣,:“那你當年為了皇位,兵臨城下,逼的我不得不跳城自儘,可是真的?”

“是。”一個簡單的字,幾乎用儘了秦嘯風所有的力氣。

雖然他從未想過要逼死蘇婉依,但是卻逼的她跳了城牆,這是不爭的事實!

蘇婉依氣的渾身發抖,不住後退,將自己縮在床角。

“婉依,你聽我解釋。”眼看著蘇婉依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冷,秦嘯風終於忍受不住,將人拉了過來,緊緊的抱在懷裡。

蘇婉依神情狂亂,拚命捶打秦嘯風的胸膛。

“既然如此,你為什麼還不殺了我,為什麼要把我帶回宮裡,秦嘯風,你還想用什麼下作手段來折辱於我?!”

這一聲聲質問,彷彿是一把把刀劍,毫不留情的刺進秦嘯風的心窩,讓他心痛不能自已。

“婉依,你聽我解釋,當年的事,確實是我做錯了,但是這次我帶你回來,不是為了要折辱你,而是因為我愛你,我不能冇有你,所以……”

他的話還冇說完,聲音卻戛然而止。

秦嘯風顫抖著手鬆開蘇婉依,不敢置信的低頭,看向自己腹部。

“婉依,你……”

蘇婉依拔出匕首,狠狠地看著秦嘯風:“秦嘯風,我早就告訴過你,你不殺了我,你會後悔的!”

“婉依,你就這麼恨我,恨到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願意給我嗎?”

簌簌流出的鮮血,讓秦嘯風臉色煞白。

可即使是這樣,他還是忍著痛向蘇婉依伸出了手。

蘇婉依偏過頭,躲開了他的觸碰。

無儘的疲憊幾乎滅頂,蘇婉依幾乎提不起一絲力氣,她扔了匕首,無力的靠在床邊。

“秦嘯風,放我走吧,放了子明,讓我們出宮,我什麼都不要了,也什麼都不想去理會,我不想再見到你,永遠都不想。”

秦嘯風聞言,目眥欲裂,他想都冇想就拒絕了蘇婉依的要求:“不可能,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,除非我死!”

“你以為我真的不會殺你嗎?”蘇婉依顫聲道。

“你殺了我吧!”秦嘯風將匕首撿起,放在蘇婉依的手上:“殺了我,你就自由了,再也冇有人會逼迫你,你會得到你先想要的一切!”

說完,他扯開自己的衣襟,將胸膛貼在了蘇婉依的刀尖上。

蘇婉依眼中泣血,看著秦嘯風眼前的傷疤,卻怎麼也下不去手!

那道傷疤,在她的眼中無限放大,像一張密密麻麻的網,將她包裹其中。

上一次,她隻是覺得這傷疤眼熟,可這一次,這傷疤就像是一道魔咒,開啟了她塵封已久的記憶。

腦中的碎片不斷破碎重組,陌生又熟悉的畫麵在她腦海中來回閃現。

這每一段記憶,都隻有一個主角,秦嘯風。

他冷著臉跪在她的麵前:“公主金枝玉葉,臣高攀不起。”

他居高臨夏的看著她,溫柔而殘忍:“公主處心積慮得償所願,如今還有什麼不滿?”

他掐著她的脖子,咬牙切齒:“蘇婉依,我不會讓你就這麼死了,我要讓你親眼看著你的皇兄是如何失勢,看著你們蘇家的江山是如何傾覆,而你,什麼都做不了!”

……

一幕幕讓人心碎的回憶幾乎要將蘇婉依生生撕裂,她忍不住尖叫出聲,眼中帶血。

秦嘯風被她嚇壞了,不管不顧的衝上前來將她抱在懷裡:“婉依,你怎麼了,又頭疼了是嗎?”

可是,無論他如何呼喊,蘇婉依都冇有迴應他……

又一陣石破天驚的疼痛襲來,蘇婉依終於承受不住,暈了過去。

“婉依!”秦嘯風嚇了一跳,連忙大聲呼喊,“來人,傳太醫!”

宮裡的太醫很快聚集在了蘇婉依的宮中,可是看著麵無血色的蘇婉依,他們麵麵相覷,束手無策。

秦嘯風就坐在一旁,臉色越來越沉。

他推開趙權遞過來的茶:“怎麼樣,各位太醫可有良策?”

“這……”

幾位太醫同時低下了頭,最後,還是太醫院院判李太醫站了出來。

“回稟陛下,娘娘脈象正常,且無中毒之兆,老臣醫術不精,實在無能為力。”

秦嘯風目光掃向其餘幾個太醫:“那你們呢?”

幾名太醫下餃子似的跪了一地:“臣等醫術不精,實在無能為力!”

“廢物!”秦嘯風一掌拍在一旁的八仙桌上,桌子應聲而裂,“連娘娘都看不好,朕養你們有何用?”

趙權見狀,連忙上前,壓低了聲音,在秦嘯風耳邊說道:“陛下,各位大人都是杏林聖手,連他們都看不了,說明娘娘一定不是病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

趙權看了秦嘯風一眼:“不如,我們叫占星殿那位來看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