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ya小說網 >  祝君好 >   第二十六章

-

秦嘯風料理了趙太尉的事,儘管人在深宮,蘇婉依還是聽說了。

之前,她雖然知道了秦嘯風的身份,但是因著他對自己格外縱容,也一直冇有感到有什麼不同。

可是現在,他殘酷的一麵暴露出來,蘇婉依心中惴惴,越發的擔心沈子明的安危。

可她現在人在宮裡,既見不到秦嘯風,更見不到沈子明,除了等待,什麼事都做不了。

一日,修兒午睡,蘇婉依閒來無事,一個人在宮中閒逛。

她身邊一個服侍的人都冇帶,反正她對宮裡的路都熟悉的不得了,怎麼走都能找到回去的路。

蘇婉依滿腹心事,根本無心宮中的美景。

她低著頭一直走,直到前麵冇有路了,才停了下來。

這一看,她猜知道,自己不知何時,已經走到了皇宮的邊緣。

環顧四周,蘇婉依發現距離她不遠處,竟有一座宮殿。

這宮殿看起來十分淒涼,門口的雜草長了老高。

她心中好奇,忍不住走了過去。

門口的侍衛見到她,連忙行禮。

蘇婉依看著緊閉的宮門,心中升起一股奇異的感覺。

她總覺得有什麼重要的東西,就在裡麵等著她。

“我可以進去看看嗎?”她看向一旁的侍衛。

兩個侍衛對視一眼,麵色為難,“這……”

“我就進去看看,不會破壞什麼的,你們放心。”蘇婉依試圖和他們打商量。

兩個侍衛心裡十分糾結。

陛下曾經說過,這座宮殿,冇有他的允許,誰都不能進去。

可是陛下前幾日也說了,這位主子無論想要做什麼,都由著她去。

誰不知道這位的身份可是前朝公主,陛下心心念念多年的人。

當初陛下兵臨京師,這位奇女子為了不連累陛下,不與自己的皇兄同流合汙,當著萬千將士的麵,從高高的城牆上一躍而下,這才成就瞭如今的太平盛世。

至今百姓提起這位前朝公主,還都是讚賞有加,稱讚其巾幗不讓鬚眉。

雖說不清楚這個公主為什麼又死而複生了,可他們知道的是,她現在可是陛下的心頭肉。

這要是得罪了她,他們還不得吃不了兜著走?

兩個人快速交換了一下眼神,還是為蘇婉依打開了門。

蘇婉依走進宮殿,發現裡麵竟比外麵看著更加淒涼。

荷塘裡的水早已覆蓋上一層厚厚的青苔,院內雜物堆的亂七八糟,明顯荒廢許久了。

推開咯吱作響的門,一股子黴味瞬間將她包圍,裡麵黑乎乎的,十分滲人。

蘇婉依捂著鼻子,想要進去,卻又有些猶豫。

在門口看了半晌,她決定還是不進去了。

可能是剛換了地方,修兒便的比以前敏感的多,成日黏著母親,還經常夢魘。

蘇婉依算著時間,約莫著再過一會兒,修兒就要醒了,到時候他又該吵著找她了。

正想離開,一道沙啞的女聲突然響起:“你冇死?”

蘇婉依冇想到這破敗的宮殿裡麵居然還有人,嚇了一跳,眯著眼睛看向聲音的源頭,卻因為室內太過黑暗,什麼也看不清楚。

“你是誰?”

半晌,一陣窸窸窣窣的響聲傳來,蘇婉依眯起眼睛,這才發現,一個披頭散髮的黑影正衝著她走來。

她嚇了一跳,下意識想要後退,卻發現對方不知道為何,突然停了下來。

“你是誰?”蘇婉依有些害怕,又一次問道。

‘冷宮’哲哥詞,一下次浮現在了蘇婉依的腦海中。

她覺得能在這種地方住著的人,多半精神都不正常。

“你不認識我?”那人似乎有些震驚,隨即又變了語氣,“蘇婉依,你少裝蒜,你怎麼可能不認識我?”

隨著她越走越近,蘇婉依終於看清了她的麵容。

可她仔細想了一下,確實對這個人冇有任何印象。

“我真的不認識你,三年前,我生了一場病,醒來之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,我之前一直生活在閩州,這是我第一次進宮。”

那人能叫出她的名字,蘇婉依編織袋她一定是自己之前所認識的人,耐著性子跟她解釋了一句。

“你什麼都不記得了?”

那人用審視的目光看著蘇婉依,見她神情坦然,不像是在說謊,忍不住又問了一遍,“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,連秦嘯風都不記得了?”

蘇婉依頷首:“不記得了,我和陛下也是偶然遇到的,他囚禁了我的夫君,強行把我帶進了宮裡。”

“你成親了?”那人聽了,狂笑不止,“哈哈哈哈,蘇婉依,你居然成親了?”

對方譏誚的語氣讓蘇婉依感覺不適,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,她總覺得眼前的女人對自己不是很友善。

蘇婉依蹙起眉頭,轉身欲走。

“等等!”趙玉如的眼睛彷彿淬了毒一般,死死的盯著蘇婉依,“什麼都不記得滋味不好受吧?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蘇婉依防備的看著她,總覺得對方不懷好意。

那人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黃牙,“彆擔心,我不會傷害你的,你看我的手腳都被鎖著呢!”

她這麼一說,蘇婉依才注意到,她的雙腳和雙手,都被碗口粗的鐵鏈鎖著,根本不能離開這個房間。

“你是誰,犯了什麼錯,為什麼被鎖在這裡?”蘇婉依忍不住問道。

那人哈哈大笑:“我是誰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可以告訴你,三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,你想不想知道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