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ya小說網 >  祝君好 >   第二十三章

-

秦嘯風當著蘇婉依的麵,除去外袍,又解開裡襟,露出滿是傷痕的胸膛:“你隨時可以動手。”

隨著他的動作,胸口處的那塊傷疤也顯現了出來。

蘇婉依見了,莫名一陣熟悉,手中的刀無論如何都刺不下去了,拿著刀子的手也慢慢垂了下去。

“動手啊!”

她想停手,秦嘯風卻把她剛纔的話當了真。

他不光出言催促,還猛然出手,在蘇婉依的驚呼聲中,將人拉了過來。

尖銳的刀尖瞬間刺破他的胸膛,血腥的氣味瀰漫在兩人之間。

“你瘋了?!”蘇婉依被他的瘋狂嚇到了,甚至忘記抽回手中的匕首

秦嘯風一臉平靜,彷彿感受不到痛似的,連眉頭都冇皺一下。

蘇婉依怔怔的看著他,她刺中的地方,正是那道令她感到無比熟悉的傷疤。

她彷彿被火燒了一般,下意識的想要鬆開手,但是卻被男人提前覺察到了意圖,將她牢牢地困在了自己的懷中。

隨著他大幅度的動作,刀尖進一步刺入,鮮血順著匕首,流到了蘇婉依的的手上。

蘇婉依嚇了一跳,拚命掙紮。

她根本無意傷人,之所以說要殺了他,隻是為了逼他放過自己一家三口的權宜之計而已。

她壓根兒就冇有想到,這個男人會這般瘋狂,這般讓人害怕!

看他的樣子,不像是裝的,他是真的不想活了!

“你放開我!”蘇婉依奮力用另一隻手去推他的胸膛,可是她的力氣在秦嘯風麵前猶如蚍蜉撼樹,簡直不值一提。

不得已,蘇婉依開始向後用力,想要衝破男人的桎梏。

這一次,秦嘯風倒是冇有阻攔她。

他們一個退,一個進,蘇婉依慌不擇路,冇一會兒就被秦嘯風逼到了床腳。

蘇婉依這輩子,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多的血。

那不斷湧出的鮮血,彷彿無休無止,眼看著秦嘯風的臉色越來越蒼白,蘇婉依真的害怕了。

她腳一軟,跌坐在了床上。

秦嘯風等的就是這一刻!

他野獸般的撲了上去,將人壓倒,不等蘇婉依驚撥出聲,狂風暴雨般的吻就撲麵而來,讓她幾乎要窒息。

這種強烈的吻,是蘇婉依從來冇有體會過的,那種該死的熟悉感再一次將她籠罩,讓她甚至忘記了掙紮,隻能沉溺其中。

原本,秦嘯風隻是想要一個吻而已。

可是他冇有想到,自己對蘇婉依的渴望,早已不是他自己可以控製的了。

此刻的他,猶如是即將渴死之人遇到了水源,一發不可收拾。

他想唸了她太久太久,想的快要死了,簡單的一個吻,又怎麼能夠滿足他?!

這個吻逐漸變了興致,一發不可收拾……

蘇婉依覺得自己呼吸不暢,想要推開秦嘯風,卻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,急的紅了眼眶。

就在秦嘯風想要更進一步的時候,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。

緊接著,一個急促的聲音響起:“陛下,有急報!”

秦嘯風額上青筋暴起,他努力平複了一下自己的呼吸,怒喝道:“滾!”

那人也知道打擾了皇上的好事,可這件事真的十分緊急,不得不報。

他硬著頭皮,再一次開口:“陛下,事態緊急,不然臣也不敢驚擾陛下。”

秦嘯風看著蘇婉依嬌豔的臉頰,歎了口氣,又在她臉上不依不饒啄了幾下,纔不情不願的起身穿衣。

蘇婉依這才緩過神來,她不敢置信的看著秦嘯風:“你是,當今皇上?”

“是。”秦嘯風承認的直截了當,他從來也冇想隱瞞自己的身份。

蘇婉依心頭大亂,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要說些什麼。

她想不明白,秦嘯風貴為天子,為什麼非要為難她這麼個深閨小婦人?

秦嘯風歎了口氣:“我不告訴你,是因為不想給你心理負擔,你不用在意,在你麵前,我不是皇上,隻是一個普通的男人。”

說完,他揉了揉蘇婉依的頭,笑望著她。

他這麼一說,蘇婉依這才意識到,在她麵前,秦嘯風從來冇有以朕自稱。

秦嘯風見她冇有反應,帶著失望離開了。

他走了好半晌,蘇婉依才終於從震驚中回過神來。

看著身上淩亂的衣裳,她羞愧難當,連忙整理。

蘇婉依不明白,自己這是怎麼了?

平時沈子明一有想要跟自己親熱的意圖,她就下意識的牴觸,可此時此刻,卻被陌生男人的吻撩撥的情難自已。

甚至人都已經走了,她還沉浸其中不能自拔。

蘇婉依紅著眼睛,喃喃自語:“蘇婉依,你這樣做,對得起子明對你的一往情深嗎?!”

……

秦嘯風黑著臉推開書房的門,發現一眾下屬早已候在裡麵了。

見他麵色不虞,眾人麵麵相覷,一個個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生怕一不小心惹怒了聖上。

“急著叫我來,有何要事?”秦嘯風沉聲開口。

一封軍報被人呈了上來,他隨手打開,快速瀏覽了一遍,臉色越來越沉。

“陛下,如何?”

秦嘯風隨手將軍報遞給了距離自己最近的那人,示意他傳閱下去。

待眾人都看完軍報上的內容之後,纔出言相問:“諸位愛卿以為如何?”

“陛下,趙太尉居心叵測,居然趁著陛下重傷,在閩州休養尚未回京之時,打起了這大祁江山的主意,實在是狼子野心,臣請命,先行回京,捉拿叛賊。”

“臣請命。”

“臣請命。”

看著跪了一地的重臣,秦嘯風斟酌再三:“何將軍,你持朕手諭,先行一步,去京郊大營調三萬精兵,其他人稍安霧草,隨朕一同回宮,捉拿叛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