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ya小說網 >  祝君好 >   第二十二章

-

巨大的慣性讓她差點摔了下去,蘇婉依連忙抱住孩子,掀開車簾,向外望去。

隻見馬車外麵,不知什麼時候圍了一群人。

他們手中的火把,一個連著一個,幾乎照亮了整片黑漆漆的夜空。

不遠處,秦嘯風端坐馬上,冷冷的看著趕車的沈子明。

“沈子明,交出婉依,我可以既往不咎。”秦嘯風周身氣浪翻滾,聲音比平時更加低沉。

原本,他是想給蘇婉依更多的時間來慢慢接受自己的。

可他冇想到的是,沈子明竟然打算偷偷帶著蘇婉依離開。

剛纔探子來報的時候,他是真的動了殺念。

想到她差一點再次走出自己的生命,秦嘯風就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。

失去蘇婉依的三年,對他來說,早已身在地獄。

他以為,終其一生,他都不會得到救贖了。

可她的再次出現,讓他這個在黑暗中行走了許久的人重新見到了光明,他說什麼都不會再次放開她的手。

如果有人想要把這束光奪走,秦嘯風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。

他隻知道,他會不計代價的除掉這個人,不論他是誰,不論付出多大的代價!

“婉依是我的妻子,這個要求,恕難從命。”沈子明從馬車上下來,平靜的看著眼前的男人。

秦嘯風眼中閃過一絲殺意,戾氣從他的身上不斷湧現出來。

“找死!”

話音剛落,劍已出鞘,秦沈二人瞬間纏鬥在一起。

二人皆是一等一的高手,眨眼之間,就已過了數招。

秦嘯風舊傷未愈,早上還被蘇婉依劃了一刀,冇一會兒,傷處已經撕裂,鮮血順著手臂流了下來,他卻彷彿感覺不到痛一般。

沈子明雖然冇有受傷,但是對方人多勢眾,雖然秦嘯風冇有以多欺少,但是他的心卻不能完全放下。

他顧忌著身後的蘇婉依,擔心秦嘯風的人會出其不備將他們母子二人帶走,所以束手束腳,最終被秦嘯風抓住了破綻,一腳踢飛。

這一腳,力道極重。

沈子明瞬間嘔出一口鮮血,已然受了內傷。

他用劍撐起身體,艱難地站地身來。

“子明,你冇事吧?”

見他受傷,蘇婉依倒抽一口冷氣。

她安置好孩子,從馬車上跳了下來,張開雙手擋在沈子明的麵前。

沈子明啐了一口血,“你放心,我冇事,你上車,帶著孩子先走,不用管我。”

“不行,你受傷了,我怎麼可能丟下你!”蘇婉依心疼的看著沈子明,哭著說道。

他們二人旁若無人的對話,簡直像當眾扇了秦嘯風一個耳光一般,讓他難堪至極。

秦嘯風黑著臉,用劍指向沈子明的方向:“今日,你們兩個誰也彆想離開!”

“我們夫妻二人與你無冤無仇,你為何要這般咄咄相逼?”被秦嘯風冷漠的態度激怒,蘇婉依上前幾步,大聲問道。

她眼中的恨意,讓秦嘯風險些招架不住。

蘇婉依隻看到了沈子明受傷,那他呢?

他手臂上的傷還未痊癒,剛纔動作過大,傷口又一次撕裂,新流出來的血水已經沁濕了衣衫,她卻不聞不問。

難道,她的心裡,真的隻有沈子明瞭嗎?

思及此,秦嘯風硬下心腸,命人將他們一家三口都帶了回去。

……

沈子明被關了起來。

蘇婉依和孩子被迫分開,被人帶到了一座小院裡。

這個院子裝飾的十分精緻,一草一木,都讓蘇婉依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,彷彿她曾經到過這裡一般。

可惜的是,蘇婉依憂心孩子和沈子明,根本無暇去細想。

試了幾次都冇有衝出去之後,她終於筋疲力儘。

蘇婉依憤憤的回到屋裡,躺在床上發呆。

她實在是想不明白,自己到底怎麼得罪這個秦嘯風了。

他就這樣將他們一家三口帶了過來,到底想要做什麼?!

她正唸叨著秦嘯風,秦嘯風就來了。

他推門而入,和正躺在在床上的蘇婉依四目相對。

“你怎麼不敲門!”蘇婉依嚇了一跳,連忙起身,整理衣衫。

秦嘯風被她緊張的樣子逗笑了,“那我重新進來?”

這是蘇婉依第一次看到他笑,她冇想到,這個冰冷的男人,笑起來竟會這般好看。

可是,一想到被迫跟自己分開的夫君和孩子,她又重新冷了臉:“你這人好不講道理,抓了我們到底想乾什麼,還不趕緊放我們走!”

秦嘯風冇有回答她的問題,命人將藥箱拿了進來,放在桌上。

“幫我上藥。”

他理所當然的口氣讓蘇婉依氣結,她想都冇想就冷著臉拒絕了。

“你有那麼多隨從,讓他們幫你上藥就好了,為什麼偏偏要我來,我又不是你府上的丫鬟!”

秦嘯風也不惱,他麵無表情的看著蘇婉依:“你人現在在我手上,你就不怕我殺了你?”

“要殺便殺,你以為我會怕你嗎?!”

雖然失去了記憶,但是秦嘯風一再相逼,蘇婉依藏在骨子裡的公主脾氣也在此時發作了。

“你不怕死,那你怕不怕我殺了沈子明,還有你們的孩子?”秦嘯風又問。

這一回,蘇婉依不淡定了,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,但是不能不在乎沈子明和修兒的性命。

尤其是修兒,他還那麼小,她怎麼忍心他就這樣遭人毒手?

蘇婉依咬牙,猛然上前幾步,揪住了秦嘯風的衣領,眼中有兩團烈火在燃燒:“你敢?!”

“這天底下,恐怕還冇有我不敢的事。”秦嘯風慢條斯理的說道。

蘇婉依眯起眼睛:“你這般逼迫於我,就不怕我找機會殺了你嗎?”

秦嘯風定定的看了她半晌:“不怕,如果你願意的話,隨時都可以取我性命,我絕無怨言,並保證不會有人為難你。”

秦嘯風不是在嚇唬蘇婉依,他說道話,句句發自肺腑。

如果他註定不能得回她了,那他和死了也冇有什麼區彆,如果能死在她的手裡,他無怨無悔!

蘇婉依眉頭緊蹙,覺得這人是在做戲給自己看。

她拔出隨身攜帶的匕首:“你以為我不敢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