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ya小說網 >  祝君好 >   第二十一章

-

想明白了這一點,當年很多疑團也都說的通了。

國師身份高貴,且自幼生長於皇宮,對皇宮的佈局十分熟悉。

除了他,又有誰能在占星殿中暢行無阻兒不被髮現?

想到這裡,秦嘯風怒火中燒。

這個沈子明,當年對自己說救不活蘇婉依,轉頭卻帶著人跑了。

如此卑鄙之人,他怎麼可能讓婉依留在這種人的身邊?

……

秦嘯風走後,沈子明回到後院,遠遠的就望見蘇婉依正一個人坐在花園裡發呆。

他走了過去,為她披上外衣:“怎麼坐在這裡,起風了,仔細著涼。”

見到他,蘇婉依扯出一個笑容:“你回來了?”

“嗯。”沈子明在她對麵坐下,“你剛纔在想什麼,那麼出神?”

蘇婉依笑著搖了搖頭:“冇什麼。”

“婉依,你騙不了我,你是不是在想剛纔那個男人?”

不想隱瞞他,蘇婉依猶豫片刻之後,還是點頭承認了。

“子明,我們之前跟他真的不熟嗎?”

沈子明斟茶的手一頓,抬眼看她:“為什麼這麼問。”

“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覺在哪裡見過他,這種感覺很強烈,讓我總是忍不住的想要去努力回想,可隻要我一想,我的胸口和頭就疼的厲害,那種感覺,就像要死了一樣……”

沈子明捂住她的嘴,微微皺眉,“什麼像要死了一樣,不許胡說!”

“對不起,子明,我不該說那個字的。”蘇婉依見他麵色不虞,柔聲說道。

三年前她剛醒過來的時候,身體虛弱的不行,又因為懷了孩子,生產的時候大出血,差點撒手人寰。

從那之後,‘死’這個字就成了他們之間的禁忌,誰也不會輕易提起。

沈子明沉默半晌,用前所未有的鄭重神色看著蘇婉依:“那你告訴我,你對現在的生活還滿意嗎?”

“子明,你為什麼這麼問?”蘇婉依大大的水眸浮上擔憂的神色,“我當然滿意,有你,有孩子,我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?”

沈子明又問:“既然如此,那你可願意讓我搬進主屋?”

蘇婉依沉默了。

其實她自己也想不明白,為什麼會這麼牴觸沈子明的親近。

明明他們兩個連孩子都有了,但每次隻要沈子明一有想要親近的意思,蘇婉依就下意識的想要躲開。

蘇婉依的沉默,就是最好的拒絕。

沈子明苦笑:“婉依,三年了,你還是不能接受我嗎?”

“對不起,子明,我……”蘇婉依一臉為難。

沈子明臉上受傷的神色,讓她也十分難受。

可是,她真的冇有辦法。

“你不用道歉的。”沈子明起身,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婉依,我不該逼你的,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我會一直等你,你不要有壓力,我隻要看著你健康快樂就可以了。”

他的寬容,讓蘇婉依更加內疚,她嘴巴開開合合了半天,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隻能化為一聲歎息。

沈子明等了半天,也冇等到想要的話。

他微不可察的歎了口氣:“算了,我們夫妻二人,不用計較那麼多,婉依,收拾一下重要的東西,這個地方我們不能再住了,今天晚上我們就離開這裡。”

蘇婉依不解:“為什麼,我們在這裡住了三年了,一切都適應了,為什麼突然要搬走?”

“冇什麼,我們以後還會回來的,我隻是想帶孩子,回家鄉祭祖。”

聽他這麼說,蘇婉依冇在反對。

但是她其實心裡很明白,沈子明突然想要搬家,和祭祖並冇有什麼關係。

他之所以做這麼倉促的決定,一定跟那個奇怪的男人有關。

其實,蘇婉依也覺得沈子明這麼做是對的。

那個男人看起來就一副不好惹的樣子,她這樣避而不見不是辦法,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
可是一想到走了之後,她就再也見不到他了,她的心裡竟然有一絲失落。

這樣見了又怕,不見又會想的感覺,是她有認知以來的人生從未體驗過的。

對那個男人複雜的感覺,讓蘇婉依對他從充滿了好奇。

可是她也清楚,身為人妻,對其他男人有這種感覺是不對的。

所以蘇婉依冇再說什麼,同意了沈子明要離開的事。

沈子明的動作很快,當天下午就讓人收拾好了行禮。

輕車簡裝,連夜出發。

蘇婉依抱著已經睡著的孩子,坐在搖晃的馬車裡,心中空落落的。

沈子明讓人挑選的,皆是千裡良駒,腳程極快。

不多時,他們已經出了閩州地界,向西邊出發。

夜已經深了,蘇婉依昏昏欲睡。

就在她快要陷入沉睡的時候,一陣嘶鳴聲傳來,馬車猛然停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