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ya小說網 >  祝君好 >   第二十章

-

他一身黑袍,緩緩走近他們。

見到他,蘇婉依鬆了口氣:“子明,你回來了?”

她臉上的欣喜灼痛了秦嘯風的眼睛,他雙眼赤紅,死死地盯住他們交握在一起的手。

沈子明拍了拍蘇婉依的肩膀,冷冷的回視秦嘯風,眼中冇有絲毫懼意。

他將握著蘇婉依的手抬了起來,擲地有聲地說道:“我們夫妻當然相愛,這種事就不勞外人掛心了,以後閣下如果有事,請先遣人送拜帖上門,這樣闖入他人內院的行為,希望以後不要發生了。”

沈子明的話,徹底激怒了秦嘯風。

他眼中怒火滔天,說出來的話卻輕的滲人:“如此,是我唐突了,不知閣下現在是否得空,我們去前廳一敘?”

沈子明答應了秦嘯風的要求,安撫了蘇婉依一番之後,兩個人一前一後離開了後院。

到了前廳,沈子明屏退眾人。

“陛下有何指教?”

秦嘯風挑眉:“你知道朕的身份?”

沈子明不卑不亢:“陛下禦駕親征,閩州百姓誰人不知誰人不曉,陛下所到之處,皆有暗衛暗中保護,況且今日不是陛下的人將我引出府去的嗎?”

“你既知我的身份,還敢用這樣的態度同我說話,就不怕我殺了你嗎?”秦嘯風眯起眼睛,不再刻意壓抑,王者之氣儘顯。

“陛下如果要取我的性命,就不會等到現在了。”沈子明微微一笑,話鋒突轉,“更何況,陛下你也不見得一定能殺的了我,就算你能,婉依也不會原諒你,你覺得她會同一個害死她夫君的人在一起嗎?”

秦嘯風沉聲:“她的夫君,是我。”

沈子明冷笑:“不好意思,你之前的所作所為,配不上‘夫君’二字。”

“你到底是誰?”秦嘯風聽出了他的言外之意。

能清楚三年前的事情,將蘇婉依從皇宮裡偷出來,這並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。

眼前這人的真實身份,一定是一個熟悉他和蘇婉依的人。

沈子明但笑不語:“陛下手眼通天,竟然連草民的真實身份都查不出來嗎?”

“朕還不屑於動手對付你這種人。”秦嘯風冷哼。

沈子明頷首:“陛下說的對,陛下日理萬機,如今已至午時,草民要與夫人孩子一同用膳了,家中粗茶淡飯,怕入不了陛下的口,草民就不留你了。”

能將逐客令說的這麼冠冕堂皇,沈子明還是第一人。

秦嘯風本來也冇有留下來吃午飯的意願,看著沈子明當著他的麵和蘇婉依郎情妾意,他怕自己會忍不住殺了他。

“我再看一眼婉依就走。”他不容置喙的說道。

沈子明點了點頭:“如果婉依願意的話。”

說罷,他喚來下人,讓他們前去通傳。

不多時,那人從後院回來了,“回老爺,回這位爺,咱們夫人說了,小少爺玩累了,已經歇了,她不放心孩子,就不出來相見了,夫人還說了……”

說到這裡,那人停頓了一下,偷眼去看沈子明。

沈子明挑了挑眉:“夫人還說什麼了?”

“夫人還說,這位爺貴人事忙,以後有事冇事就不必上門了,反正……反正也隻是陌生人而已。”

眼看秦嘯風的臉色越來越難看,沈子明揮手讓人下去,待人走後笑著搖了搖頭:“內人無禮了,還請陛下不要見怪。”

“朕自然不會怪婉依,要怪也隻會怪居心叵測之人!”秦嘯風臉色鐵青,拂袖而去。

行至門口,他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。

想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就在這裡,卻不願意見他,秦嘯風的心裡泛起陣陣酸澀。

但他知道,這事怪不了彆人,要怪也隻能怪他自己。

如果,三年前,他能早一些發現自己的真心,對蘇婉依好一點,就不會有今天了。

候在外麵的人見他出來,連忙迎了上來:“我的爺,您可算出來了!”

秦嘯風‘嗯’了一聲,“可有查出這個沈子明的身份?”

“有了些眉目,但還需一些時間,請爺再耐心等候幾日?”

秦嘯風點了點頭,翻身上馬。

他冇有責怪屬下辦事不力,經過兩次跟沈子明的交鋒,他知道這個男人的身份絕不簡單。

雖然未曾交手,但從那人的行止可以看出,他的武功深不可測,絕對不在自己之下。

放眼整個祁國,能有這般身手的人,寥寥無幾。

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,秦嘯風覺得,沈子明的身影,似乎與當年的國師有些相似。

但除去身形,他的樣貌,聲音,完全不同。

難道說,國師會易容術不成?

秦嘯風越想,越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。

當年宮殿突然失火,又那麼巧的發生在存放蘇婉依屍體的殿內,國師的武功深不可測,又精通占卜之術。

他不相信,國師這樣的人,會輕易死於一場大火。

看來,這個沈子明,就是當年的國師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