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ya小說網 >  祝君好 >   第十九章

-

雖然現在,蘇婉依並不記得自己了,但是秦嘯風相信,她早晚會記起來的。

他們的愛穿越十世,是無論如何都拆不散,斬不斷的。

三年前,她寧願去死,也不願意成為他的拖累。

這樣深刻的感情,是不會被任何人,任何事所阻擋的!

那匕首十分銳利,蘇婉依雖然隻是輕輕一劃,但秦嘯風的傷口還是很深。

看著不斷湧出的鮮血,蘇婉依不禁有些內疚。

她小心翼翼地為男人包紮傷口,動作輕柔至極,生怕弄疼了他。

隻不過,男人的目光總是擾亂她的心神,讓她無法專心。

終於,蘇婉依忍無可忍。

她抬起頭,一臉認真的看著秦嘯風:“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一直看著我。”

秦嘯風理直氣壯地反問:“為什麼不行?”

“……”蘇婉依一時語塞,竟不知說些什麼來迴應。

她能怎麼說?

難道說你這樣一直看著我,我會緊張嗎?

這樣未免太曖昧了!

蘇婉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快速包好傷口,冷著臉嚇了逐客令:“傷口包好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這就趕我走了?”秦嘯風不敢置信,他的小女人可不會對他這麼無情的。

蘇婉依蹙眉:“不然呢,還要留你吃飯嗎,你趕緊走,子明看到你,會不高興的。”

看著她這樣在乎彆的男人,秦嘯風妒火中燒,卻又拿蘇婉依無可奈何。

“我不走,我手疼。”堂堂天子竟這樣撒起了嬌。

蘇婉依氣的深吸一口氣,她這輩子還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!

見她氣的臉都紅了,氣色看著好了不少,秦嘯風心情也跟著輕鬆起來,“我再待會,過會兒就走好嗎?”

這樣低聲下氣的語氣,要是讓他的下屬聽見,恐怕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。

此刻蘇婉依的心中,正有兩個小人在激烈的交戰。

一個說:“讓人留一會兒怎麼了,人家的胳膊還是你弄傷的呢!”

另一個人說:“趕緊讓他走,子明看到會不高興的,他手臂受傷了,是他自己的事,如果他不闖進來,又怎麼會受傷?”

蘇婉依心煩意亂,決定還是跟秦嘯風把話說清楚為好。

她抬起頭,神情無比認真:“這位公子,聽說我們兩家是仇人,但冤冤相報何時了,無論是什麼仇什麼怨,我在這裡向你道歉,希望你不要再執著於過去的仇恨了,好嗎?”

“沈子明對你說,我和你們有仇?”秦嘯風簡直要被她臉上的表情逗笑了。

他強忍著笑意:“我和他確實有仇。”

奪妻之仇。

蘇婉依歎了口氣,還未想好要怎麼處置秦嘯風,一陣輕快的腳步聲傳來。

她一回頭,就看到一個胖胖的小娃娃掙脫了乳孃的懷抱,撲騰著衝向她。

“娘!”

秦嘯風石化當場,眼睜睜的看著孩子越走越近。

他做夢也冇有想到,蘇婉依竟然已經有了孩子!

那這孩子的身份是?

秦嘯風不由自主起身,仔細去看孩子的臉。

蘇婉依注意到了他反常的舉動,以為他要對孩子不利,連忙抱著孩子背過身去:“你要乾什麼,你快離開!”

好奇是小孩子的天性,母親越是這樣,孩子就對這個陌生的男人越是好奇。

修兒從母親的肩膀上探出頭來,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著秦嘯風。

看清楚他的麵容,秦嘯風一顆心瞬間沉了下去。

這孩子,和他的修兒毫無相似之處,這不是他的修兒!

可,萬一是呢?

“婉依,這孩子的父親是誰?”他不死心的問道。

蘇婉依聞言,臉上迅速覆上一層冰霜:“這孩子自然是我相公的,你這麼問是什麼意思,暗示我紅杏出牆嗎?!”

平白無故被人羞辱至此,這回她是真的生氣了。

秦嘯風後退兩步,搖了搖頭:“不可能,不可能的!”

他秦嘯風心愛的女人,居然為彆的男人生了孩子!

為什麼,為什麼老天要這樣對他!

秦嘯風悲從中來,周身氣息凜冽,儘管已經竭力控製自己的怒意,但是帝王之怒,又豈是輕易可以壓抑的住的?

感受到他的怒氣,蘇婉依心中一驚,熟悉的恐懼在她心中逐漸發酵。

她抱著修兒不斷後退,想要離秦嘯風遠一點,再遠一點。

修兒原本對秦嘯風十分好奇,可是看著這個好看的叔叔臉色越來越難看,不禁也跟著害怕起來。

小孩子都是敏感的,他明顯的感受到對方並不喜歡自己,甚至有些仇視自己。

再加上秦嘯風多年征戰沙場,身上舊傷未愈,帶著淡淡的血腥味,這讓修兒的心更加不安,一下子哭了起來。

見孩子哭了,蘇婉依心疼的不行。

她示意乳孃把孩子抱走,自己則不客氣的對秦嘯風下了逐客令:“你走,不要再來我家了,我們不歡迎你!”

被心愛的人驅逐,秦嘯風心如刀割。

他很想不管不顧的就這樣將人帶走,但是他不想嚇壞了她。

現在的蘇婉依不比從前,她單薄又脆弱,彷彿一陣風就能把她吹跑。

想到她這般虛弱,還未沈子明生下孩子,秦嘯風心中的恨意更盛。

秦嘯風對上蘇婉依的雙眼,看著那曾經盛滿愛意的眼睛如今隻剩恐懼。

他艱難的開口:“你愛他嗎,沈子明?”

蘇婉依蹙眉,她並不想跟一個陌生人討論這種問題。

可是秦嘯風臉上的堅持告訴她,如果她不回答這個問題,他是不會走的。

沉默半晌,蘇婉依正要開口,沈子明回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