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ya小說網 >  祝君好 >   第十七章

-

蘇婉依看著麵前的大手,有一瞬間的晃神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她總覺得這個場景很熟悉。

彷彿在她不知道的地方,這個男人曾經無數次的向她伸出手,笑著對她說。

“婉依,過來。”

突然湧入腦海的陌生記憶,讓她頭痛欲裂。

蘇婉依捂住腦袋,神情痛苦。

“子明,我頭疼。”

沈子明將她打橫抱起,轉身就走:“婉依,你撐著,我帶你回家。”

“等等!”秦嘯風攔住了他們二人,他的目光牢牢的鎖住蘇婉依汗涔涔的小臉,眉頭緊鎖,“她怎麼了?”

沈子明麵色不善:“無論她怎麼了,自有我這個做夫君的照顧,與旁人無關。”

見秦嘯風冇有讓路的意思,沈子明又冷冷的開口:“如果你想讓她一直這麼痛苦,你就儘管攔著。”

蘇婉依的狀態十分不好,她將頭埋進了沈子明的懷裡,低聲呻吟。

秦嘯風心如刀割,深深的看了一眼沈子明後,終於不情不願的讓開了。

待人走後,他喚來隨侍暗衛:“你們幾個,跟上他們,看看他們住在何處,順便弄清那個男人的底細。”

說完,他看著沈子明遠去的背影,陷入沉思。

這人雖然衣著簡單,但是氣質卻十分出眾,絕非等閒之人。

秦嘯風忽然十分好奇這個人的身份。

到底是什麼人,能夠從他的眼皮子底下偷天換日,將蘇婉依從戒備森嚴的皇宮裡麵偷出來,還製造了被火燒燬屍體的假象?

秦嘯風等了半日,卻始終不見派出去的人回來,索性派人去尋。

傍晚時分,第二批派出去的人終於有了迴應。

他們帶回來的,不是蘇婉依的住址和沈子明的身份,而是之前派出去那批人的屍體。

“啟稟陛下,這些屍體實在城郊亂葬崗找到的,兄弟們皆是被人用利器一擊斃命,但是卻看不出對方使用的是什麼兵器。”

秦嘯風仔細觀察了傷口:“見血封喉,此人武功深不可測。”

為首的暗衛出列:“陛下,讓臣去,臣一定會手刃凶手,為兄弟們報仇雪恨!”

“此人武功不在朕之下,為了避免徒增傷亡,你們切記不要打草驚蛇,探得他們落腳之處,就素來回我。”秦嘯風抬手,示意他稍安勿躁。

那人退了回去:“臣遵旨。”

……

蘇婉依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,再次醒來的時候,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。

她緩緩睜開眼睛,腦中回想的都是下午在街上遇到的那個無禮的男人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她對他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。

尤其在他觸碰到她的時候,這種感覺尤為強烈。

可是她卻無論如何都想不起來,自己究竟是在哪裡見過他。

蘇婉依蹙眉,懷疑這人與自己三年前失去的記憶有關。

三年前,她從昏迷中醒來,發現自己腦袋空空的,什麼事情都不記得。

是沈子明一直照顧她,他說他是她的夫,她是他的妻子。

沈子明對她很好,無論大事小事,都安排的妥帖周到,可以說是無微不至。

按理說,這樣的好夫君,是彆人求都求不來的。

可蘇婉依卻不知道為什麼,每次沈子明想要跟她親近的時候,她都會不由自主的產生抗拒之意。

她試過幾次,但是每次都在最後關頭臨陣脫逃。

沈子明不但不生氣,還溫言細語的開解她,讓她不要放在心上,一切順其自然就好。

他這般善解人意,讓蘇婉依對他感到歉疚,卻也對他依賴更甚。

蘇婉依一直懷疑,她接受不了沈子明,一定是因為自己病了的緣故。

所以這三年間,蘇婉依曾無數次想要努力回憶起失去記憶之前的發生過的事。

可是,每次她馬上要想起什麼的時候,頭就會像撕裂般的疼痛,讓她不得不停下來。

沈子明安慰她,說想不起來也沒關係,隻要她健健康康的,其他什麼都不重要。

反正他有的是耐性,會一輩子等著她。

時間久了,蘇婉依也不再執著於找回過去的記憶了,她現在過的很好,很知足。

可是今天,在街上遇到那個霸道的男人之後,蘇婉依一直覺得自己的胸口悶悶的,呼吸不暢。

隻要一想起他,她的胸口就止不住的疼,可是她又忍不住不想。

“他到底是誰?”蘇婉依喃喃自語,總覺得自己遺忘了什麼重要的東西。

沈子明推門進來,看到的就是她這副迷惑的表情。

他不動聲色的上前:“你醒了?”

“嗯。”蘇婉依見到他,連忙拉住他的衣袖,“子明,今天那個人,我們之前認識他對不對,我對他有印象,他也知道我的名字,可是我就是什麼都想不起來。”

說著,她的頭又疼了起來,蘇婉依捂住腦袋,低聲呼痛。

沈子明十分心疼,他將蘇婉依攬在懷裡:“算了,想不起來就彆想了,不是什麼重要的人,是我們的一個仇家。”

“仇家?”蘇婉依倒抽一口冷氣,“我們和他有什麼仇,他是來找我們尋仇的嗎?”

“沒關係,都是小事,我可以擺平。”沈子明歎了口氣,“你彆想他了,等你好一點,我們就離開這個地方。”

見他麵色不虞,蘇婉依便冇再追問。

一陣輕快的腳步聲自門外傳來,緊接著,一雙胖胖的小手推開了房門。

“爹,娘,吃飯啦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