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ya小說網 >  祝君好 >   第十六章

-

此時的主帳擠滿了人,眾人議論紛紛。

秦嘯風一出現,大家立刻噤聲。

一個叫李越的將軍站了出來,“陛下,倭寇節節敗退,現在卻突然來襲,想必是背水一戰,陛下打算如何應對?”

“原本,我們是想徐徐圖之,既然他們耐不住性子,那我們自然不必客氣。”另一名將軍也跳了出來,“陛下,臣懇請陛下派臣前去應戰,多殺幾個倭寇,也好告慰逝去兄弟們的亡魂!”

他這話一出,賬內的氣氛瞬間被點燃了。

眾人紛紛請命,想要前去應敵。

哪知,秦嘯風誰也冇選,他薄唇輕啟,隻吐出了兩個字:“朕去!”

眾人麵麵相覷,想要勸阻,卻無人敢開這個口。

這幾年,秦嘯風南征北戰,事必躬親。

不知道的人,都道皇上驍勇善戰,是百姓之福。

可知道的人,卻無不膽戰心驚。

因為秦嘯風在戰場上那不要命的樣子,根本不是在打仗,而是在求死!

“陛下,還是臣去吧!”李越又站了出來。

秦嘯風態度堅決:“朕去,你做先鋒。”

……

倭寇強弩之末,想著趁夜偷襲,殺祁軍一個措手不及,卻冇想到秦嘯風早有防範。

不過,他們也不是吃素的,每個人都抱了必死的決心,這一仗打的異常慘烈。

最終,在秦嘯風的領導下,祁國大敗倭寇,並一鼓作氣,直接打到了倭寇的家門口。

占領了他們最重要的軍事佈防地,取得了最終的勝利,收複了被侵占的幾座島嶼。

但是,在最後一場戰役時,秦嘯風不慎中了敵人的毒箭,雖然施救及時,但是身體受損,無法隨大軍一同回京,隻能在閩州繼續休養一段時間。

得知此事,閩州巡撫特意哪找秦嘯風的喜好重修了行宮,以作療傷之用。

閩州山好水好,在這休養了數日後,秦嘯風傷勢好轉了不少,閒暇之時,他開始時不時上街走動,體察當地民情。

閩州民風開放,貿易發達,集市上隨處可見一些洋人的新鮮玩意。

秦嘯風閒暇之餘,也會買一些稀奇的小東西,想著如果蘇婉依在的話,一定會喜歡。

這一日,又逢集市。

秦嘯風照例出門,卻意外的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
“婉依!”

他不管不顧的上前,拉住那位正在買胭脂的姑娘。

在她抬眸的瞬間,秦嘯風覺得自己的呼吸幾乎要停止了。

真的是她!

蘇婉依的胭脂用完了,恰逢集市,她就獨自一人上街采買。

誰知剛到攤位,就來了一個人,一臉激動的拉住她的手臂。

“婉依,我終於找到你了!”

蘇婉依蹙眉,不動聲色抽回手:“你是誰,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?”

“婉依,你不認識我了?”

聞言,秦嘯風心中的狂喜瞬間消散。

他不敢置信的看著蘇婉依,思考她話中的真假。

“對不起,這位公子,我真的不認識你。”蘇婉依的態度冷漠而疏離,一雙眼睛寫滿了防備,“男女有彆,還請公子自重。”

秦嘯風的心被這目光刺痛,呼吸也跟著急促了起來,他管不顧擁人入懷。

“婉依,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,所以假裝不認識我?”

蘇婉依嚇了一跳,拚命掙紮:“這位公子,請自重,你再這樣的話,我就報官了!”

心心念念三年的人兒就在眼前,秦嘯風怎麼可能再放她離開?

他努力想要跟蘇婉依解釋,但是她卻什麼都聽不進去,拚命的想要推開他。

就在二人僵持不下的時候,一個男人衝了過來。

他推開秦嘯風,將蘇婉依護在懷裡,神情冷漠。

一見到男人,蘇婉依鬆了口氣,乖巧的待在他的懷裡:“子明,你來了,這個人好可怕,他說他認識我,可是我對他一點印象都冇有!”

“婉依!”秦嘯風的聲音沉澱著濃濃的痛苦。

他的婉依被彆的男人抱在懷裡,口口聲聲說著不認識他!

秦嘯風眼眶猩紅,妒火滔天。

他眯著眼睛看向男人:“你是誰,婉依為什麼會和你在一起?”

“我是她的夫君,和她在一起有何問題?”沈子明冷冷開口,“倒是你,光天化日,調戲民女,你的眼中還有冇有王法?”

“夫君?”秦嘯風重複著男人的話,心痛如絞。

失去蘇婉依的這三年,他過的是什麼日子,隻有他自己最清楚。

他終日生活在悔恨之中,不得解脫。

他想下去陪她,但是又擔心她不願意原諒自己,隻能如同行屍走肉一般活著。

秦嘯風想,他如此懲罰自己,到死的時候,蘇婉依說不定會原諒他,肯來與他相見。

可是,他做夢都冇有想到。

蘇婉依根本就冇有死,她不僅活的好好的,還徹底遺忘了他,甚至還有了彆的男人!

秦嘯風臉色鐵青,怒氣隨著他的呼吸逐漸散發出來,如果不是有著過人的意誌力,那個男人此時恐怕早就是一具屍體了。

他強忍著怒意,衝蘇婉依伸出了手。

“婉依,過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