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ya小說網 >  祝君好 >   第十五章

-

“陛下是傷心過度,老臣開幾服藥給陛下,這幾天切除勞心傷神,休養幾天也就好了。”老禦醫絮絮叨叨的跟一旁的管事太監交代著。

秦嘯風可以聽見他們的聲音,但是他卻感覺這聲音離他很遠。

他躺在床上,怔怔的看著頭頂金色的帷幔出神。

管事太監趙權將禦醫送走,一回來,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秦嘯風。

他歎了口氣,上前勸道:“陛下,老奴知道您傷心,恕老奴不敬,公主已經故去多時了,但是您卻一直不肯讓她下葬,其實這個結果,對公主來說,又何嘗不是一件好事?”

秦嘯風聽了他的話,終於有了反應。

他雙目赤紅:“好事?”

“陛下恕罪,老奴僭越了!”趙權嚇了一跳,連忙跪下。

秦嘯風坐起身來:“你們之前一定都覺得朕瘋了吧,明明她已經死了,卻不肯讓她下葬,可是,你們不明白……”

他的婉依為了見到他,受了那麼多的苦,他又如何忍心讓她長眠於冰冷的地下?

他相信國師一定有辦法,不管有多難,不管等多久,他都不會放棄!

可是現在,婉依的遺體已經冇有了,他的心,也跟著死了。

“對了,可有國師的下落?”秦嘯風忽然問道。

趙權愣了一下:“有宮人發現了他的屍體,就在存放公主棺槨的殿內,看樣子,國師是想把公主的遺體帶出去,但是卻被掉下來的房梁砸中,便和公主一同去了。”

秦嘯風閉了閉眼:“厚葬他。”

“是。”

趙權起身,正要離去,又被秦嘯風叫住了:“等等。”

“陛下還有何吩咐?”

“傳朕旨意,立蘇婉依為後,她的葬禮,你知道該怎麼辦。”

趙權微微一歎,點頭稱是。

……

蘇婉依的葬禮和封後大典是同時進行的。

群臣立於下首,各個噤若寒蟬。

從古至今,除了追封,哪裡有真的立死人為後,還要舉行封後大典的?

可是,眾人雖然滿心嘀咕,卻冇有一個人敢出言上諫。

趙太尉立於前列,臉色鐵青。

女兒的事,他已經聽說了。

這段時間,他也托人明裡暗裡的幫忙。

可是,不論是誰,隻要敢提起此事,無一例外的都被秦嘯風斥責了。

更有甚者,直接官降三級。

如此一來,便再無人肯幫趙玉如說話了。

如今秦嘯風封死人為後,這明擺著就是在打他們趙家的臉!

趙太尉暗暗握拳,發誓一定要雪今日之恥。

……

三年後。

倭寇作亂,秦嘯風不顧眾人阻攔,禦駕親征。

閩州。

“陛下,這是我們的人冒死拿到的倭寇佈防圖,請您過目。”

秦嘯風接過佈防圖,仔細檢視。

除了他之外,幾名主帥也都拿到了同樣的佈防圖。

“陛下,怪不得我們一直攻不進去,他們這個地方就像一個大肚瓶,進入口狹窄,易守難攻。”

另一名將領也點頭附和:“是啊,這樣的地形,對我們大軍十分不利。”

秦嘯風頷首:“那水域是他們的地盤,我們從未深入,不過這隻是水麵上,水下的情形,還未可知。”

他的話,讓眾人眼睛一亮:“陛下的意思是,我們派人前去勘測地形,如果水下地勢開闊,我們可以先派潛遊隊進入敵人內部,來個裡應外合?”

“正是,隻不過這任務十分危險,記得一定要派可靠的親近之人前去。”

“是!”

商議好下一步作戰計劃,眾人紛紛離去,帳子裡很快就隻剩下秦嘯風一人了。

他默不作聲盯著沙盤看了半晌,轉身走出了帳子,帶著水汽的悶熱空氣一下子包圍了他。

閩州地處祁國最南端,氣候炎熱,山清水秀。

此時正是盛夏,有不少將士在外麵乘涼。

秦嘯風不欲打擾他們,獨自一人來到高處,眺望海麵。

海浪聲聲,周而複返,讓他亂了幾年的心,一下子平靜了下來。

他突然想起,很多年前,蘇婉依第一世嫁給他的時候,曾對他說過,她希望自己有朝一日,能夠放下京中的一切紛擾,雲遊四海。

她想要去領略大漠的風光,閩州的海浪。

他還記得當初自己笑著拉住她的手,對她說,有朝一日,他一定會完成她的夢想,帶著她踏遍山河,共賞美景。

蘇婉依當時晶亮的眼神,秦嘯風至今還記得。

他苦笑著要來搖頭,那樣的眼神,怎麼會是假的?!

半晌,他輕歎一聲,從腰間摸出一個珍珠手鐲。

這手鐲珍珠碩大,正是當初蘇婉依的東西。

秦嘯風將手鐲放在唇畔輕吻:“婉依,三年了,你還不肯回來見我嗎?”

自從蘇婉依離世,已經過了三年。

這三年裡,秦嘯風南征北戰,將祁國的版圖不斷擴大,可越是這樣,他的心卻變得越來越空。

他發了瘋一般的思念蘇婉依,思念她的一顰一笑。

他多麼希望可以再見她一麵,哪怕是在夢裡。

可是,蘇婉依卻一次也冇有來過他的夢裡,就好像故意躲著他似的。

“婉依,你是不肯原諒我,所以遲遲不肯來與我想見嗎?”秦嘯風喃喃自語,“是了,我當初那樣對你,你不原諒我,也是自然。”

他閉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氣,“婉依,彆原諒我,永遠都彆原諒我,這樣我死了之後,纔有藉口接近你……”

一陣腳步聲傳來,打斷了他的思緒。

秦嘯風收起了手鐲,閉了閉眼,再睜開的時候,眼神已經恢複了一貫的清冷。

“何事?”

“啟稟陛下,倭寇來犯!”

秦嘯風瞳孔一縮,聲音立刻沉了下去:“走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