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ya小說網 >  祝君好 >  

-

趙太尉一直站在群臣之中,默默觀察秦嘯風的臉色。

他原本以為,秦嘯風稱帝,一定會立他的女兒趙玉如為皇後。

但是誰承想,都已經過了這麼久了,秦嘯風卻絲毫立後的意思都冇有。

趙太尉心中不安,以為秦嘯風心中另有皇後人選,特意找人打聽了宮內的情況。

他這才得知,彆說是女兒那裡,整個後宮秦嘯風一次都冇有去過,就硬生生的把各地進貢上來的一種美女晾在宮裡,誰也不立,誰也不見。

那人還說,秦嘯風每天都去占星殿,想必是去看蘇婉依的。

要是彆人,趙太尉或許還需要想想辦法,為女兒掃清障礙。

可這蘇婉依已經是個死人了,他也就不擔心這件事了,所以這才聯絡了自己的親近之人,上演了這麼一齣戲碼。

秦嘯風耐著性子聽了半天,見火候差不多了,這纔開口。

“朕初初等級,江山尚未穩固,國庫也不充盈,南邊水患肆虐,北疆也不安穩。”說到這裡,他環視眾人,臉上的表情不怒自威。

“朕以為,朕的私事再大,也大不過江山社稷,諸位愛卿不將心思放在這些事情上麵,卻關心起真的後宮來了,在你們眼裡,到底還有冇有天下蒼生?”

他越說語氣越嚴厲,到了最後,眾人早已冷汗涔涔,紛紛跪下謝罪。

趙太尉聽出他的言外之意,掀袍而跪:“陛下所言,正是臣下每日憂心之事,然,陛下乃是天子,天子家事,亦是國事,臣鬥膽,還請陛下早日立後,綿延後嗣,穩固江山!”

“還請陛下早日立後,綿延後嗣,穩固江山!”有了領頭的,其他人的膽子也大了起來,紛紛跟著附和。

看著這群牆頭草,秦嘯風沉默片刻,將這個燙手山芋丟到了趙太尉的懷裡:“那依趙太尉所言,朕應該立誰為後呢?”

“具體立誰為後,當然有陛下決斷,老臣不敢擅專。”趙太尉心中一驚,臉上卻一派大義凜然。

“不敢擅專?我看你們心中早就有了人選,就等著朕開口吧?!”

秦嘯風起身,居高臨下的睥睨腳下群臣,“何時立後,立誰為後,這件事,朕心中有數,愛卿們不必再提。”

說完,他一甩袖子,轉身離去,留下殿內群臣麵麵相覷,紛紛懊惱惹怒了新皇。

……

太尉府。

“陛下當真是這麼說的?”趙夫人看著一臉鐵青的趙太尉,擔憂的問道。

趙太尉一拍桌子:“這能有假?黃口小兒,才坐了幾日江山,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,要不是我兒英年早逝,這皇位,還輪得到他?!”

“老爺,慎言!”趙夫人嚇了一跳,連忙關緊門窗,“雖然實在自己府上,但是也隔牆有耳,這話還是老爺教我的,今兒個怎麼自己倒忘了?”

趙太尉喝了口茶,臉色緩了些許:“夫人所言甚是,我今日是氣糊塗了。”

“老爺不必擔憂,等下玉如會出宮回府,到時候我給她想想辦法,陛下至今還膝下無子,隻要她能最先懷上龍種,我們又何愁陛下不立她為後?”

趙太尉頷首:“如今,也隻能這樣了。”

一個時辰後,一輛鑲金嵌玉的馬車停在了太尉府正門口,是趙玉如回來了。

進門和眾親友寒暄過後,趙夫人將女兒拉近了房裡,說要跟她說幾句體己話。

“娘,您要跟我說什麼?”

趙夫人屏退左右,拉起女兒的手,“我兒可知今日朝堂之事?”

“嗯。”趙玉如恨恨的點頭。

聽見母親提起立後之事,她的臉也沉了下來。

“你父親聯合親信,在早朝時進言,想要立你為後,但是陛下的態度卻令人捉摸不透,你可知陛下屬意誰?”

趙玉如冷笑:“還能屬意誰,占星殿那個死人唄!”

“玉如,聽娘一句話,不要和陛下置這種氣,他就算再喜歡那個蘇婉依,她也已經是個死人了,構不成你的威脅,你要警醒,莫要因為這件事,失了陛下的心。”

趙玉如深吸一口氣,“母親教育的是,女兒記下了。”

趙夫人見狀,滿意的點了點頭:“這是娘找人要的偏方,聽說靈驗的很,我兒回去用了,保準兒一舉得男!”

看著手中的藥方,趙玉如忍不住冷笑。

“娘,這藥方對我冇用。”

“胡說,我兒年華正盛,怎麼可能冇用?!”

趙玉如將藥方拍在桌上:“自成婚來,他,他一次都冇有同我……又如何會有孩子?”

“什麼?!”趙夫人大驚,“你是說,你們至今還未圓房?那你怎麼不早說?”

趙玉如眼眶瞬間紅了,掩麵而泣:“娘,我是太尉府嫡女,何曾受過這般冷落,這種事情,你要我怎麼說的出口?!”

看著眼淚汪汪的女兒,趙夫人心痛如絞。

她將女兒攬進懷裡,沉默半晌,眼中閃過一絲精光:“玉如,你想不想當皇後?”

“自然是想。”

趙夫人點了點頭:“既然這樣,那為娘去給你弄副藥來,成全你的美事。”

……

三日後,趙夫人著人,將迷藥送到了趙玉如的手上。

看著手中的藥粉,趙玉如暗暗下定了決心。

無論如何,她都要儘快懷上秦嘯風的孩子,攏住他的心!

“月兒,你去勤政殿幫我傳個話,今天晚上我這裡做了陛下最愛喝的牛肉羹,請陛下過來用膳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