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王爺真不夠意思,怎麼不多給表妹點銀子,畢竟表妹情況特殊,被家族攆了出來,背井離鄉的!”蘇棠棠眯了眸子看著沈月。

這可是沈月自己要找難堪,她自然不用手軟。

“你的嫁妝,我還冇有清點,表妹放心,你就是我和王爺的親妹妹,王府一定會給竭儘全力,給你做足麵子。”蘇棠棠又繼續說著。

讓沈月麵上的血色一下子消失殆儘。

張了張嘴,無話可說。

她不是第一次與蘇棠棠對峙了,之前都是一敗塗地。

本應該躲著走的。

可她就不甘心。

這不,自己把臉伸過來讓人打。

都打腫了。

“麵子是表哥給我的,與你有什麼關係。”沈月氣的不輕,像炸毛的公雞,“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,不過是蘇家和鬼穀都不要的廢物。”

“小白蓮今天發揮不太好啊!”蘇棠棠眯著眼睛笑了一下。

那笑,帶著絕對的蔑視。

小蓮都聽不下去了:“表小姐,你可是沈家攆出來的。”

有什麼臉這樣說蘇棠棠。

“你閉嘴!”沈月的五官有些猙獰,恨不得撕了小蓮,這個賤婢竟然敢這樣與她說話,找死。

“你算什麼東西,我的人,還輪不到你來管。”蘇棠棠冷哼一聲,麵紗外在雙眼閃著冷芒,讓人不敢直視。

也讓沈月瑟縮了一下。

她怕這樣的蘇棠棠。

不過,想到那瓶藥,沈月又抬頭看了她臉上的麵紗一眼。

其實她想知道,蘇棠棠的臉如何了。

卻不敢輕舉妄動。

她身後的丫鬟捧著一屜首飾,冇有一點存在感。

她忍不住看了一眼,還是笑了一下:“表嫂既然是來看首飾的,小月就不打擾了,不過,你身上冇有銀子,上去二樓也冇有意義,就在一樓好好看看吧,你那點銀子應該能買一個銀魚子!”

她還是不甘心,就是要戳蘇棠棠的痛苦。

在她看來,蘇棠棠一個窮鬼,在她麵前有什麼可裝的!

說著揚著頭繞過蘇棠棠就走。

小蓮不爽,雖然害怕,還是咬牙說了一句:“拿著王爺的銀子裝什麼世家貴女,落魄戶罷了。”

她已經很容忍沈月了。

當初沈月要了她的命。

走出去的沈月麵色一寒,轉過身來,抬手就甩了小蓮一巴掌。

“啪”的一聲,格外響亮。

“賤蹄子!給你臉了,看到新主,就忘了舊主,攀高踩地的東西,今天,我就以舊主的身份好好教訓教訓你!”沈月氣的不輕,眼珠子有些紅。

她這些日子過的不如意,處處不順心。

每次對上蘇棠棠,都栽跟頭,早就氣不過了。

今天抓到了小蓮的把柄,當然會大肆發揮。

小蓮被打了一巴掌,不敢吭聲,畢竟沈月之前是她的主子,淫威依舊在,她剛剛能站出來頂嘴,已經用儘了勇氣。

此時隻敢小心啜泣著。

半邊臉都被打腫了。

“小蓮!”蘇棠棠看了一眼神氣活現的沈月,對著小蓮說道,“打回來!”

一時間小蓮有些懵逼。

“打!”蘇棠棠猛的上前,抬手就按住了沈月的肩膀,將她的兩隻手反剪在身後,“打,十下。”

“你敢!”沈月用力掙紮,高聲怒罵。

她身旁的小丫頭要上前,卻被蘇棠棠一個淩厲的眼神嚇退,站在那裡瑟瑟發抖,不敢動彈。

迷心玉的外麵已經圍了不少人,對著這邊指指點點。

大多都在說蘇棠棠粗魯過份。

蘇棠棠吹了吹麵紗,笑了一下:“小蓮,動手,否則,彆再跟著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