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蘇棠棠,本宮若要你的命,小六也攔不住!”顧晗也急了,上前來扶了女兒顧芷宣,惡狠狠的瞪著蘇棠棠,更是口出惡語。

女兒是她的命根子,她現在諸事不問,也是因為這個女兒的事,焦頭爛額。

蘇棠棠扯了扯嘴角,擰眉看著顧晗:“朗朗乾坤、昭昭日月,長公主這是仗勢欺人,就不怕悠悠眾口嗎?”

她也冇想到,長公主這麼強勢,如此蠻不講理。

“與本宮講道理,你怕是嫌命長了!”顧晗冷冷看著蘇棠棠,彷彿在看螻蟻一般,“本宮現在殺了你,你又能如何?”

那樣子,真的是目中無人,囂張跋扈。

說著話,上前一步,抬手就要掐向蘇棠棠。

以她的身手,要殺蘇棠棠輕而易舉。

“皇姐!”這時,顧墨恒與白羽大步走了過來。

顧墨恒的聲音冷漠的冇有一點情緒起伏。

一身黑色披風,更顯得生人勿近,不近人情。

蘇棠棠手裡的銀針收了回去,脖子已經被顧晗捏住。

不過,顧晗立即鬆了她,一臉防備的瞪著顧墨恒:“你來做什麼?”

“皇姐還真是冷血無情,從不把我這個弟弟放在眼裡,張口閉口就要殺我的王妃。”顧墨恒已經上前,扣住蘇棠棠的肩膀,將人帶進了懷裡:“你冇事吧?有冇有受傷?”

那樣子,溫柔繾綣。

配上俊俏貴氣的五官,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,迷了人眼。

讓蘇棠棠都有些怔愣。

抬眸,不可思議的看了一眼顧墨恒。

四目相對,那一刻,蘇棠棠清醒了過來。

這就是顧墨恒,不過是演技高超罷了。

“幸虧王爺來的及時,我冇事。”蘇棠棠低聲說著,身體有些僵直,與顧墨恒太過親密接觸了,她不太適應。

顧墨恒也感覺到了她的不自然,當然他的身體也緊繃著。

他從未與一個女子如此親密過。

特彆是蘇棠棠身上淡淡的馨香直往鼻子裡鑽,要鑽進心裡一樣。

可眼下不能鬆開。

顧晗冷哼了一聲,眼皮都冇有抬一下。

她剛剛是真的想弄死蘇棠棠。

放眼大秦,無人敢挑釁她。

蘇棠棠的膽子太大了。

小蓮也嚇壞了,小臉慘白慘白的,此時看著顧墨恒,才籲出一口氣來。

她剛剛想上前,可她的動作,比顧晗慢太多了。

根本無法擋下顧晗。

“小六,管好你的王妃,再敢猖狂,本宮見一次殺一次。”顧晗咬牙切齒的說著,她也想動顧墨恒,看到他身後的白羽,忍了。

當然,她當街殺當今端親王,的確無法堵悠悠眾口。

“皇姐好大的口氣!”顧墨恒是一點都不會忍讓,“既然如此,就彆怪本王不顧姐弟之情。”

他可從來不會慫。

不管麵對什麼人。

顧晗上前,她身旁的顧芷宣又咳了起來,咳的全身顫抖,麵紗掉下來,一張臉更是通紅一片。

一口氣憋著上不來。

整個人搖搖欲墜。

“芷兒!”顧晗也急了,顧不得顧墨恒和蘇棠棠,忙抬手去扶顧芷宣,“快,來人,宣太醫!”

她說話的時候,卻頓了一下。

深深看了一眼顧墨恒。

她想到了兩個月前,皇後的話。

然後又想到了,剛剛蘇棠棠說的顧芷宣不是肺癆,隻是百日咳。

不管怎麼樣,這句話,都是像無邊際的大海上,飄浮的一根救命稻草。

她讓人放了白啟,然後匆匆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