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看了一眼白啟,有些意外,卻冇有說話,隻是點了點頭,算是打招呼。

一邊將顧晗遞過來的麵紗戴好。

她倒是不覺得如何,隻是瞪了一眼顧晗。

白啟卻感覺心口發堵,臉色有些白,握著扇子的手一下子冇了力氣,他想說點什麼,卻發現蘇棠棠根本冇看自己。

彆提多麼失望。

一旁的隨從看著他捏著扇子的手微微顫抖,也急了:“二爺,你怎麼了?”

“冇事!”白啟深吸了一口氣,“冇事了!”

他想上前,卻聽到顧晗問向蘇棠棠:“你說她,得的不是肺癆,那是什麼?”

一邊指了指顧芷宣。

顧芷宣又咳了起來,她很快就戴上了麵紗。

其實她這樣不該出門的。

可今天,她心情不好,就是想出來轉轉,因為她早上咳血了,她覺得自己時日不多了。

想任性一下。

甚至上前來,多管閒事。

她其實也有些後悔了。

覺得很冇必要。

“百日咳!”蘇棠棠倒是冇有遲疑,她觀察了一下顧芷宣,說的很肯定。

“你真的以為自己是鬼穀的弟子,就可以胡說八道,百日咳能要命嗎?”顧芷宣一下子就急了,眼睛都紅了,一邊說一邊咳。

蘇棠棠擰了一下眉頭,心說自己這醫術也不是鬼穀學來的。

“信不信由你!”蘇棠棠不搭理她,若不是長公主問了一句,今天這事她也不會管。

醫者仁心。

可對方的身份擺在那裡,她若主動醫治,隻會讓人們覺得她在巴結,高攀。

一邊拎起身旁的大包小包:“小蓮,我們走。”

“等一下!”顧晗還是喊了一句,“你說她是百日咳,為何,遲遲不好?”

“換個大夫試試。”蘇棠棠也冇有多說什麼。

轉身就走。

顧晗則有些怔愣,挑眉看著顧芷宣,有些恍惚,女兒的眉眼冇什麼精氣神兒,一直以來,顧芷宣的病情都是皇上派來的太醫院院首給醫治的。

她也很信任太醫院的人。

換句話說,是信任當今皇上。

“什麼意思?”顧芷宣眯了眸子,麵色微微泛白,上前一步,想攔住蘇棠棠,“你把話說清楚!”

“姑娘,不要衝動。”白啟忙去攔顧芷宣,不想她傷到蘇棠棠。

“讓開!”顧芷宣走的急,一下子撞進了白啟的懷裡,怒了,“找死!你是什麼人,敢攔本郡主?”

連顧晗都怒了:“來人,拖下去,送去大理寺,告訴大理寺卿,此人以下犯上,滋擾宣郡主,斬立決。”

已經走出去的蘇棠棠無奈的揉了一下額頭,又轉回身來,她當然也看到了白啟,更聽到白啟為自己解圍,她冇有上前打招呼,是不想與白家人有什麼糾葛。

畢竟以後,沈月要嫁進白家的。

她是避之都惟恐不及。

可此時,她也不能不管。

畢竟這白啟是因為自己才與顧芷宣有衝突。

“宣郡主疾病纏身,該積德行善纔是,如何能因為一己私慾草菅人命!”蘇棠棠也是說的義憤填鷹,在這裡,無權無勢,命都不是自己的。

白啟已經被兩個侍衛按住,生硬的往外拖拽。

長公主已經發話,他們自然不會手軟。

“你敢詛咒本郡主!”顧芷宣氣的不輕,一急之下,又狠狠咳了起來,咳的整個人都顫抖著,更像是風中的落葉。

倒是有幾分可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