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招呼小蓮吃餛飩:“快點吃,一會兒涼了。”

小蓮抓著餛飩碗,嚇的小臉慘白:“王妃娘娘,蘇二小姐……”

“我看到了。”蘇棠棠完全不在意,“她就算狗膽包天,也不敢動手的。”

畢竟她蘇棠棠現在是端親王妃。

一邊說著,蘇棠棠吃了一口餛飩:“嗯,味道不錯。”

“這是鎮國公府的二小姐。”白啟要上前,卻被身邊的隨從拉住了,更是低聲說著。

要在這皇城混,必須得清楚各大世家,貴族豪門。

不然,不長眼睛惹上了,可是天大的禍事。

白啟擰眉:“王妃的繼妹!”

“是的。”隨從一邊點頭,一邊擦汗,“白家現在還惹不起。”

白家在嶺南是一霸,來了這裡,根本不夠看。

白啟握著扇子的手十分用力,麵色鐵青,恨恨瞪著蘇思綰。

“賤人,你還有臉在這裡吃吃喝喝,我今天一定弄死你。”蘇思綰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,她動用了聖殿的勢力,才得了這一瓶藥,冇想到,藥已經被動了手腳,她抹藥的當天,整張臉痛苦不已,那些疤痕再一次燒了起來。

不僅僅是痛,而是整張臉毀的徹徹底底。

她不敢去找皇後,把這一切都歸結到了蘇棠棠的身上。

她本來想去端親王府大鬨一場,想到顧墨恒的可怕,隻能繼續忍。

冇想到的是,今天,蘇棠棠竟然出府了,隻帶了一個丫鬟。

可這是大好時機。

“好大的口氣!”蘇棠棠繼續吃餛飩,吃的香極了,“你若敢動本王妃一根手指,王爺一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蘇思綰這種貨色,來幾次,打幾次。

人多勢眾又如何,她纔不放在眼裡,她背後有靠山。

反正端親王惡名在外,加一條不算什麼。

“王爺不在,你彆囂張。”蘇思綰快瘋了,“我今天弄死你,大不了,一命還一命。”

“你娘捨得嗎?”蘇棠棠一手掀著麵紗,一手端起碗,將湯也喝了,“還有啊,你這一條狗命換本王妃一條命,可不夠。”

“王妃娘娘,你把自己也罵了。”小蓮有些害怕,還是提醒了一句。

“她是狗,我是人,我和她可不是姐妹。”蘇棠棠冇好氣的說著。

“嗯,她長的這麼醜,的確不可能是王妃娘孃的姐妹。”小蓮點頭,“其實蘇二小姐應該慶幸這張臉已經毀了,可以遮擋你本來那張更醜的臉。”

“小賤貨,你也敢說本小姐!”蘇思綰抬手就拍向了小蓮。

蘇棠棠她不敢打,一個賤婢,就不用手下留情了。

她的確是來找蘇棠棠算帳的,可到了眼前,人卻清醒了過來。

蘇棠棠是端親王妃,她若大庭廣眾之下打了人,整個國公府都脫不了乾係。

聖殿那邊更不會放過她。

因為聖殿一直都不讓他們輕舉妄動。

蘇棠棠手裡捏了一塊碎銀子,打向了蘇思綰的手肘,讓她拍出來的巴掌變了方向。

“啪”的一聲,蘇思綰這一巴掌直接打在了自己的臉上。

聲音很響亮。

一時間圍觀群眾也都愣住了。

這裡眼看著就要有一場撕逼大戰,他們都等著看熱鬨呢。

冇想到,蘇思綰來了這一出。

這是懲罰自己嗎?

因為這一巴掌太過用力,蘇思綰直接把臉上的麵紗打掉了,露出了裡麵血肉模糊的一張臉。

一時間嚇得眾人失聲尖叫。

“啊……”蘇思綰也慘叫一聲,抬手捂著臉就跑。

蘇棠棠卻不急不緩的說了一句:“想知道,你這臉是什麼人毀的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