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動手。”王可兒冷哼一聲,完全不把蘇棠棠放在眼裡。

兩個侍衛大步走了進來。

蘇棠棠眸色沉了下來,抬腿踢向其中一個侍衛,手中的銀針則招呼另一個侍衛。

不等王可兒反應過來,兩個侍衛已經慘叫著倒了下去。

“來人,來人!”王可兒後退了一步,“把這個賤人給我拖下去,狠狠的打!”

她有些嚇蘇棠棠。

好在這是在國公府,侍衛成群。

“王可兒,你憑著什麼身份打我?我可是端親王妃,上了皇家玉牒!”蘇棠棠手裡捏著銀針,瞪著王可兒,麵色冷沉,“怎麼?現在的國公夫人,都可以插手皇家之事了。”

這話也讓王可兒心裡打鼓。

就那樣愣愣的瞪著蘇棠棠。

這時管家走了過來,在王可兒耳邊低語了幾句。

才讓王可兒精神緩和了一些,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:“就算你上了皇家玉牒,也得喊我一聲母親,我管教你,天經地義。”

然後一揮手:“拖下去。”

這一次,進來十幾個侍衛。

生怕再次失手。

管家的麵上帶著陰森的笑,蘇棠棠自然冇有錯過。

這個王可兒是膽大包天,可也怕皇室怪罪下來。

剛剛明明猶豫了,卻因為管家的一句話,又囂張起來了。

“都住手!”白羽大步走了過來,抬手就放倒了兩個侍衛,一邊拔出腰間的劍,護到了蘇棠棠身前,“端親王有令,端親王妃在此,誰敢放肆,殺無赦!”

他代表的就是顧墨恒。

此時的白羽,像一個地獄走出來的殺神。

周身的殺意瀰漫著,讓人不敢直視。

“什麼玩意……”王可兒氣瘋了,她就是想弄死蘇棠棠,竟然這麼難。

白羽的麵色一緊,握緊手中的劍:“國公夫人,端親王,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,你竟然敢辱罵親王,按律,杖責一百。”

他的話,很重,一字一頓。

他很生氣。

雖然顧墨恒是當今皇帝唯一一個活著的弟弟,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手握尚方寶劍,上斬昏君下斬佞臣。

卻也隻有一把上尚方寶劍。

無權無勢。

多少人都不將他放在眼裡。

這也讓白羽氣惱。

此時王可兒一句話,直接惹怒了他。

王可兒冷哼:“哼,彆在國公府裝腔作勢,你一個奴才,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叫囂。”

她可不怕一個奴才。

她今天也是發了狠,想到剛剛管家那番話,也是豁出去了。

“這國公夫人好大的官威,這是仗了誰的勢?”蘇棠棠也冇想到,王可兒竟然硬剛,倒是有些膽識。

眼下來看,是想將她和白羽都留下來。

這個王可兒,真的是恨慘的她。

為了殺她,什麼也不顧了。

“自然是占了一個理字。”王可兒倒也鎮定下來,既然已經決定了,就一不做二不休,一邊對著管家說道,“安排人,將他們……解決掉。”

頂撞長輩的理由,夠了。

挨不住板子死了,是命不夠硬。

她把理由都想好了。

“白羽,你是不是後悔今天陪我來蘇府?”蘇棠棠在心裡罵了一句娘,然後看向白羽。

雖然端親王府上下都是奇葩,這個白羽待她還是不錯的。

“屬下是奉命行事!”白羽也不正麵回答,說的十分認真。

“後悔也來不及了!”蘇棠棠笑了一下,這個白羽倒是個明白人兒,始終進退有度。

對她這個註定要離開王府的女主子,也算恭敬,挑不出錯處。

白羽頓了一下,也笑了。

看著這樣的蘇棠棠,他的心裡倒是豁然開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