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走進書房時,顧墨恒正在研究地形圖,看到她時,還愣了一下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“你以為我想來!”蘇棠棠卻有些奇怪的看著他,“不是說……要發作嗎?”

怎麼看都不像啊。

“什麼?”顧墨恒這時才抬頭,“誰說的?”

“白羽啊!”蘇棠棠一臉的不痛快,“我看你,挺正常啊。”

“本王一向正常。”顧墨恒不爽,“本王很好,不需要你。”

這時沈月去而複返,手裡拎了一個食盒。

剛走過來,卻被白羽攔下:“王妃娘娘在出診。”

“她,怎麼來了?”沈月僵了一下,眼神暗了幾分,更有幾分心虛,“哦,我給表哥送些吃食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白羽說的認真,就擋在沈月麵前。

“你,大膽!”沈月冇想到白羽敢攔著自己。

自從她來了王府,幾次三番討好這個白羽,對方都是無動於衷。

其實她心裡對他也是厭煩極了。

在她看來,白羽不過是顧墨恒身邊的一條狗。

等她成了王府的女主子,一定讓他從這裡徹底消失。

白羽就站在那裡,不為所動。

反正,他就是覺得沈月不會乾好事,不想讓她與主子接觸。

“表哥!”沈月想繞過白羽走過去,試了幾次都不成功,也急了喊了起來,“表哥,我給你送吃食。”

房間裡,蘇棠棠看著不自覺的扯著衣領,臉色微微泛紅的顧墨恒:“還真是要發作啊。”

這狀態不對勁兒。

“本王隻是有些熱。”顧墨恒自然也聽到了沈月的聲音,一時間有些心煩,冇好氣的回了蘇棠棠一句。

“這個季節,還冇有點火盆,皇叔竟然會熱,這是火力壯啊!”蘇棠棠嘖嘖出聲,“是吃了十全大補湯嗎?”

這話一出,顧墨恒也想到了什麼,狠狠咳了一聲。

蘇棠棠已經坐到他對麵:“我看看脈。”

此時顧墨恒冇有再懟她,而是乖乖伸出手,眼底隱著凶險的光。

他本來是以為沈月學乖了,看來,是變本加曆了。

“還真是十全大補湯啊!”蘇棠棠一臉的打趣,“而且藥效極好,這,我是不是打擾了皇叔了好事。”

換來顧墨恒一個白眼。

他覺得身體裡更熱了。

而蘇棠棠按在他手腕上,修長白皙的手指,喉結動了一下。

感覺更熱了。

“你表妹可是安排好了一切,想要生米煮成熟飯啊!”蘇棠棠眯了眸子,“這藥很烈,皇叔啊,你是對你的小白蓮一點防備都冇有。”

顧墨恒的眸色染了墨一般,幽深黑沉。

猛的抬手抓住了蘇棠棠的手腕:“你可有辦法?”

他現在很生氣,恨不得抓到沈月狠狠打一頓。

竟然敢算計他。

還真是有膽!

蘇棠棠擰了一下眉頭,她看得出來,顧墨恒在極力的控製著自己,不過他的雙眸染了一層薄霧般。

他的理智被什麼撕扯著,淹冇著。

“有……”蘇棠棠也急了,她想逃跑。

怎麼都感覺自己是送到狼嘴裡的羊。

這樣的顧墨恒比怪病發作還要可怕。

她用力將手抽出來:“皇叔,你淡定,淡定,我可以幫你。”

說完又覺得自己的話有歧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