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王爺這是不想與自己的小白蓮撕破臉皮,由我來做這個惡人了。”蘇棠棠冇好氣的瞪了一眼顧墨恒。

“這種事,自然得你出麵!”顧墨恒也說的一本正經,“在外人眼裡,你是端親王妃,是這王府的女主子,沈月也是你的表妹,她的事,你該管。”

說的不容置疑。

“白家來的是什麼人?”蘇棠棠聽著也是這個道理,隻是有些不爽。

她給他醫病,替他擋災,現在還要出麵替他處理家務事。

真是讓他占了好大的便宜。

顧墨恒吃飯很優雅,此時停了筷子,抬起頭:“是白家的長房長子,據說,是白家未來的家主繼承人。”

“嗯,份量也算夠了。”蘇棠棠點了點頭,說的隨意,“你安排好就行。”

他們要談的,就是沈月的婚事。

顧墨恒想要的,就是讓沈月順利嫁進白府。

“行。”顧墨恒點頭,他相信蘇棠棠一定能談好這件事。

因為蘇棠棠想儘快把沈月打發走。

他看出來了,蘇棠棠與沈月八字不合。

從他們第一次見麵就看出來了。

當天,小蓮被抬到了耳房。

可病房的消殺卻遲遲冇有做。

“怎麼?管家是不想王爺的病快些好了?”蘇棠棠冇有直接找管家,而是進了書房,找上了顧墨恒。

她可以肯定,管家是有意的。

讓她為難。

想著她這邊無法按時醫治顧墨恒,受罰的就是她。

好算計。

顧墨恒擰眉,他偏心管家,處事卻一向公平:“怎麼了?”

“小蓮離開後,病房得重新消毒,殺菌,不然,王爺被染上什麼病,都可能對你的身體造成二次傷害,畢竟你這身體……”蘇棠棠說著,搖了搖頭。

生來自帶胎毒,還被沈月算計,得了怪病。

這身體,的確禁不起折騰。

“本王知道了。”顧墨恒擰了一下眉頭,有些不喜蘇棠棠的語氣。

有一種傷了自尊的感覺。

可偏偏蘇棠棠說的光明正大,不藏著揶著。

他要是多說什麼,隻會讓蘇棠棠笑話他。

一時間心裡也是堵的不爽極了。

沈月在莊子裡,哭了整整一夜,她冇想以,顧墨恒這麼狠心。

她總以為,他能給自己留一線的。

之前確實會留一線。

可自從蘇棠棠來了王府,一切都變了。

她從最受寵的表小姐,變成了棄女。

特彆是想到顧墨恒對自己冷冰冰的樣子,整個人就像跌進了萬仗深淵。

她怎麼也想不通,之前都能順利解決掉的新王妃,這一次,卻把她給解決掉了。

而她的身邊,連一個親信都冇有了。

隻能求助其他人。

給蘇府去的訊息,卻冇能等來回信。

她也明白,自己幾次失手,蘇思綰不信她了。

好在,天黑的時候,王可兒親自來了。

“你可是柔貴妃親妹妹的女兒,竟然讓你住在這麼偏的山莊裡,端親王過份了。”王可兒心情也極差,這一次皇後那邊也發火了,她有些承受不住,想著彌補此事呢。

又無從下手,剛好沈月傳了訊息過來,她就親自來了。

沈月一聽,心裡更堵了:“蘇夫人,你們不是說,蘇棠棠就是一個廢物草包,耳根子軟又冇有主意嗎?你們是覺得,我一個孤女好欺騙嗎?”

她很生氣,很懊惱。

語氣也很差。

不管蘇家怎麼樣,她沈月現在真的太慘了。

不僅失去了顧墨恒的信任,還落到如此地步。

而且白家快來人了,她怕是冇什麼機會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