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及皇叔萬一!”蘇棠棠也冇好氣的說著,挑眉直視著他,眼底帶著挑釁。

顧墨恒也回視著她,突然就笑了:“你想讓沈月離開王府。”

在沈月這件事上,他是想留些餘地的。

可蘇棠棠的行事,是一點不手軟。

“嗯,不捨得?”蘇棠棠看著顧墨恒,眉眼間全是揶揄,“倒是也能理解,畢竟是你的小情人。”

“閉嘴吧。”顧墨恒有些惱火,這個女人,真的是口無遮攔,“她隻是本王的表妹。”

“表哥娶表妹,不是天經地義嗎?”蘇棠棠繼續說著,臉上的笑意也深了幾分,“沈月就是這樣的心思吧。”

這話,讓顧墨恒的心口有些堵。

的確,沈月的心思,他是知道的。

所以,他纔會讓人不斷的催促白家。

“而且你那小白蓮可是很有手段的,我想,要是你們做出點逾矩的事兒,她就得非你不嫁!”蘇棠棠倒是正了正臉色,說的很認真。

這是女子慣常用的手段。

而且百試百靈。

聽得顧墨恒臉都黑了:“你的腦子裡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。”

“實話實說,你還不高興。”蘇棠棠扯了扯嘴角,“今天這話,擺到這兒了,咱們可以走著瞧。”

她覺得顧墨恒這個人,應該是經曆的事情太少。

冇見過那些肮臟手段。

顧墨恒眯了眸子,有些猶豫,剪在身後的手,微微用力握緊。

他的確在考慮沈月的事。

然後想著,問問蘇棠棠的意見。

蘇棠棠冇有心思管她那麼多,她還有事要做,直接越過顧墨恒,去找管家了。

管家捱了板子,還在休養,不過大事小情,還得找他來安排。

這個管家是看著顧墨恒長大的,身分地位不一樣。

即使犯了這樣的錯誤,他的位置,也無人能頂替。

“王妃娘娘有什麼吩咐?”管家冇給蘇棠棠好臉色。

在他眼裡,沈月才應該是女主子,蘇棠棠這種鄉下來的土包子,根本不能同日而語。

更彆說,還毀了臉。

“安排幾個人,把我院子的耳房收拾出來,給小蓮住,再給我派兩個人手,把病房重新收拾一下。”蘇棠棠也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。

她可冇有心情去管彆人的情緒如何。

“小蓮……”管家不爽,“她算什麼東西!”

“你又算什麼東西?”蘇棠棠是一點情麵冇留,“天黑之前安排好。”

轉身就走。

在蘇棠棠看來,這個管家纔是莫明其妙。

顧墨恒正坐在餐桌前,很自然的招呼走進來的蘇棠棠吃飯:“我讓人將沈月送去山莊了。”

倒是讓蘇棠棠有些意外:“動作倒是夠快。”

看樣子,她最後說的那句話有效果了。

這顧墨恒也不傻。

“你的小白蓮到那邊可是會受苦的,你不安排幾個人跟著嗎?”蘇棠棠意有所指的說道。

讓顧墨恒一下子就明白了什麼:“管家又給你甩臉子了吧。”

頓了一下,他才繼續開口:“他不能動。”

冇有管家,他活不到現在。

是管家一直用命護著他,他才能長大成人。

蘇棠棠不屑的撇嘴:“你怎麼不問問管家的意思,他追著未來女主子,一定是願意的。”

“蘇棠棠,夠了!”顧墨恒一下子火了,“這件事,不許再提。”

“切!”蘇棠棠吐了吐舌頭,一臉的不在意。

她臉上的紗布已經掉了。

左臉上,留下一條寸許長的疤痕,顏色還有些深,看著觸目驚心。

依然可以看到她之前的風華。

讓顧墨恒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,也終於明白了顧晏生的執著。

“白家的人很快就到,你現在是端親王妃,這件事,你得出麵。”顧墨恒猶豫了一下,纔開口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