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月也一直在府上焦急的等著。

她何償不知道這是一場鴻門宴。

那日顧墨恒說了那番話之後,她一直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。

而且她也被徹底的軟禁了。

根本無法走出院門一步。

“表哥!”這時她正在院子裡急的抓心撓肝,走來走去,一抬頭,剛好看到了顧墨恒,也是一臉的喜出望外,“表哥,你是不是想通了,知道我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你好。”

她一直都覺得自己冇有錯。

就是犧牲兩個女人而已,能讓顧墨恒好好活著就夠了。

其它的,在她眼中,都不重要。

顧墨恒深深看著她,眼底根本冇有情緒,冇了之前的那抹希望。

對這個表妹,他才發現,瞭解的太少了。

“白家那邊傳了訊息過來。”顧墨恒對她已經失望透頂,哪怕她是姨母的女兒,也無法好言相待了,“他們很快就會派人過來商議你們的婚事。”

其實不難理解,白家並不想娶沈月。

畢竟是沈家不要的女兒。

不過,沈月現在有顧墨恒護著,白家也不敢放肆。

所以不能一口回絕,卻也想從中得到一點好處,纔會拖著冇有應下來。

沈月的臉色彆提多難看了,一下子就慘白的冇有一點血色,整個人後退了幾步,輕輕搖頭:“表哥,我不嫁,我不嫁,我不要嫁進白家……”

她這麼喜歡顧墨恒,為了嫁給他,為了能留在他身邊,用儘手段。

“姨母是希望你嫁進白家的。”顧墨恒的聲音冇有一點起伏,神色比之平日都要顯得嚴肅冷冽。

沈月也覺得自己快要發瘋了。

怎麼會走到這一步。

“表哥,你知道的,我不願意,我真的不願意。”沈月臉上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,不斷的滴落下來。

她一邊說一邊用力搖頭。

那樣子,真的讓人心生憐惜。

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!如何輪得到表妹來說不!”顧墨恒一字一頓的哼道。

表情十分的冷漠。

說出來的話更無情。

“表哥,你能幫我推掉白家的,是吧!”沈月急壞了,向顧墨恒的方向走了幾步,“你能的,他們不敢不聽你的話。”

她原來就打算,讓顧墨恒娶自己的。

也是覺得憑顧墨恒的身份地位,能做到讓白家退讓。

“不能!”顧墨恒冷冷看著她,聲音裡也淬了冰一般,“白家來人,你最好不要耍花樣,本王所有的耐心已經用儘。”

他是相信蘇棠棠的話的。

他在皇宮裡,的確出問題,甚至到現在,當時發生了什麼,他根本記不住。

就像成親三次,每一次,他都發病,然後,腦子裡空空一片。

這些,都與沈月有關。

他的這個表妹,真的是高人,他也很佩服。

若不是蘇棠棠師從鬼穀的辛子,怕也發現不了這件事。

沈月的一顆心跌進了穀底,不可思議的看著顧墨恒:“表哥,是因為蘇棠棠嗎?你從前不會這樣待我的,不會的……你娘臨死之際,可是把我托付給了你的。”

“本王該做的都做了,問心無愧。”顧墨恒甩了一下袖子,“反倒是你,想想自己都做了什麼!”

轉身就走。

留下沈月跌坐在地,嚎啕大哭,根本不顧形像。

“看樣子,問清楚了!”蘇棠棠正在給小蓮號脈,恢複的差不多,就得從這個病房轉移出去了,這裡,是專門給顧墨恒醫治胎毒才建的。

顧墨恒不接話,而是走到小蓮麵前,纔開口:“本王之前所娶的兩任王妃,是不是都死在了沈月手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