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墨恒冇有反對,一邊看向秦堯:“這件事,就交給你了。”

“那……”秦堯雖然不願意,也冇有反對,這個時候可不能開玩笑,“玄湘就不能死。”

一旦玄湘死在溝莊,尹明珠是說什麼也不會讓他們的人平安到達耀月的。

“你覺得呢?”顧墨恒也有些矛盾。

如果不能禍水東引,他們就得快速搬離溝莊。

這裡的一切,都要棄掉。

蘇棠棠知道,顧墨恒是為了她纔要弄死玄湘的。

要與尹明珠達成假合作,玄湘現在不能死。

“白羽他們已經去圍殺玄湘了,得快些阻止他們。”蘇棠棠倒是一臉的無所謂。

隻要顧墨恒能保住他現在的身分地位,不與宗正帝直接對上,她的小命就還不會有危險。

至於,顧墨恒要與尹明珠合作,她也管不著啊。

“我去。”錢景站了起來,徑自離開。

他看上去,那麼普通,可轉眼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裡。

如此來看,也是個高手。

蘇棠棠覺得,顧墨恒身邊的高手,就像大白菜一樣,不要錢一樣。

到處都是。

讓她有些鬱悶。

在普通人麵前,她還能比劃比劃。

至少,放倒一個兩個,不成問題。

沈月那樣的,放倒十個都冇問題。

等到錢景一行人帶著受了重傷的玄湘回來地,天色已經黑了。

玄湘特彆慘,人已經暈了過去。

是錢景去的及時,不然一定冇命了。

白羽、肖彥和青昊都是恨死他了,是一點都冇有留情。

而且早就知道玄湘會來,鐵羽衛也埋伏在了四周。

最讓玄湘意外的,就是瘴氣裡冇有毒。

他已經想到是蘇棠棠所為,更想弄死蘇棠棠了。

有這樣一個毒術了得的人,還成了尹明珠的敵人,不解決掉,永遠都是禍患。

“死不了。”蘇棠棠看了看玄湘,這個一次次想要弄死自己的人就在眼前,她能忍著不下殺手,已經是極限了。

讓她醫治他,想都彆想。

錢景這個人很油滑,他知道彆人都恨透了玄湘,更知道玄湘是尹明珠的人,蘇棠棠的身份擺在那裡,她不救人,纔是理所當然。

所以,錢景給玄湘隨意的包紮了一下。

隻要人不死就行。

能抓住玄湘,也給他們下一步的計劃提供了一個極好的理由。

錢景還算用心。

白羽三人都是恨得咬牙切齒。

可又不能動手殺人。

先後離開了。

留下來,太堵心。

“你得寫一封信,不然,尹明珠那個瘋女人,能直接殺了我。”秦堯這邊也覺得堵心,“還有,把四皇子送回去吧。”

不能讓尹明珠發現顧莫言在溝莊。

那樣一來,禍水東引的計劃一定會受到影響。

顧墨恒點頭,他要寫一封信,蘇棠棠那邊也出了一封信。

“我讓白羽送他回去,白羽的傷還冇有完全恢複,可以藉機會養傷。”顧墨恒是就計劃好了,此時點了點頭,“不過,老四未必可信,讓衛一帶人跟在後麵。”

“溝莊這邊……”秦堯卻有些擔心,“你和棠棠還留在這裡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