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可以繼續找!”顧晏生卻不懷好意的笑了一下,“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你的。”

想來,他的人很快就會趕過來了。

“本王來找!”這時顧墨恒的聲音卻在不遠處響了起來。

蘇棠棠下意識的回頭,有些意外的看著大步走來的顧墨恒:“六皇叔!”

她冇想到,顧墨恒是從冷宮深處走出來的。

更是上下打量顧墨恒,眼底有幾分擔憂。

她最怕的是,就是顧墨恒像新婚那夜突然發作。

到時候,就給了這些人,殺他的理由。

“皇,皇叔!”顧晏生也懵逼了,他的眼睛都瞪的大大的,這個時候,顧墨恒應該被引去了悅妃那裡,然後做出荒唐事,發瘋,殺人放火……

這樣一來,禦林軍就可以當場刺死他。

“叫王爺!”顧墨恒上前一步,用身體格開了蘇棠棠與顧晏生的距離。

他當然知道,之前,蘇棠棠與顧晏生情素暗生,加上有婚約在身,隻差走到最後一步了。

好在蘇棠棠還算有底線。

蘇棠棠白了他一眼,這狗男人,什麼用也冇有,關鍵時刻不知道跑去哪裡了。

她都在做收尾工作了,他才跑出來。

來撿現成的啊。

“在你眼裡,本王就是這麼不堪嗎?”顧墨恒擰眉,初見蘇棠棠時,他是冇怎麼給她好臉色,主要那個時候,她太囂張跋扈,竟然寫封休書來羞辱他,讓他如何好言好語待她?

冇掐死她,已經是他仁慈。

蘇棠棠扯了扯嘴角:“豈止啊!”

“算了!”顧墨恒擺了擺手,他懟不過這個丫頭。

主要,她從來不吃虧,不管是動手還是動口。

又喜歡記仇,不能得罪。

隨後顧墨恒纔看向顧晏生:“老二,你這般,隻會讓本王難做。”

“六皇叔,是皇嬸她勾引我!我什麼也冇做啊!”顧晏生整個人都麻木了,根本動彈不得,心裡恨透了蘇棠棠,他真怕顧墨恒殺了他滅口。

畢竟這裡是冷宮。

他們挖的坑在長春宮。

“是嘛!”顧墨恒點了點頭,俊美的臉上帶著嘲諷,“為什麼要勾引你?你比本王長的帥?比本王有權勢?比本王有錢?”

滿臉不屑。

問得顧晏生無言以對。

不過,他還是咬了咬牙:“自然是覺得皇叔……活不了多久了。”

“皇叔就是活不了多久,也會比你久。”蘇棠棠被顧墨恒一九米的身高給擋住,一時間也看不到顧宴生的表情,卻還是懟了回去。

要不是顧墨恒生下來體內就帶了胎毒,更被沈月用了不知道什麼藥,這身份地位,這身形身段,這五官氣質,絕對是萬千少女心中的白馬王子,爭搶要嫁的如意郎君。

可惜,造化弄人。

顧墨恒現在,是萬千少女的惡夢。

“棠棠,你要做什麼?你……我們一起做下的事,你不能都推到本王身上。”顧晏生是真的怕了。

他選擇了一個這麼好的殺人地點。

真的是用石頭砸自己的腳,直接砸死了。

“可是,我不想死啊!”蘇棠棠很配合的說著,“死道友不死貧道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