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墨恒!”尹明珠身上的銀針還在,她不敢輕易拔下來,此時冇什麼力氣的由冬雪扶著,虛弱的喚了一聲,“放過玄湘,你知道,他是我的人。”

她一向目中無人,隻有在顧墨恒麵前纔會這般放低姿態。

“你也應該知道,棠棠和白羽是本王的人!”顧墨恒一字一頓,咬著後牙槽。

周身的冷意更是暴漲。

讓顧晏生更怕了。

玄湘已經奄奄一息,嘴角有血不斷的溢位來,白色的衣衫上全是血,被綁著扔在一旁。

讓尹明珠的眼角抽了一下。

她現在也顧不得之前發生了什麼事,先保下玄湘要緊。

“墨恒,我不想與你為敵!”尹明珠有些癡迷的看著顧墨恒,眼底是深深的不捨。

她太在意這個男人了。

願意為他不顧一切。

不過,她也不能寒自己人的心。

所以,今天必須得救下玄湘。

看著那樣淒慘的玄湘,冬雪扶著尹明珠的手都用力了幾分。

她眼底的擔心根本無法掩飾。

尹明珠狠狠擰了一下眉頭,低頭看了冬雪抓著自己手臂的手,有些不快,倒是冇有當場發作。

她手裡的人,都是高手,更是各有千秋,她也不捨得。

顧墨恒的心都得到了嗓子眼,他現在隻擔心蘇棠棠。

因為有披風擋著,他看不到蘇棠棠脖子上的掐痕。

隻是看著她的麵色不太好看。

“用他們二人換玄湘。”顧墨恒隻猶豫了一下,開口說道。

他雖然很想弄死玄湘,以絕後患,可眼下,他更在意蘇棠棠。

“好!”尹明珠冇有猶豫。

她知道,如果再猶豫,她不僅會失去玄湘這個助手,還會讓冬雪寒心。

一旦冬雪與自己離了心,要找一個這樣的宮女隨在身邊很有難度。

更彆說,夏梅和秋月也在一旁看著呢。

今天不管怎麼樣,都得先走這一步。

尹明珠看著顧晏生時,頓了一下。

因為顧晏生看蘇棠棠的眼神充滿了恨意,那樣子,恨不得將蘇棠棠抽筋剝皮。

也讓尹明珠心念一動。

“他的命,我也要了。”尹明珠算是與顧墨恒撕破了臉皮。

不能再維持原來的關係。

可她不會放棄這個男人的。

這個男人隻能是她尹明珠的,彆人,根本不配。

特彆是蘇棠棠,更不配。

顧墨恒冇有接話,猛的抬頭看向尹明珠,彷彿要將她看透一般。

終於是露出了狐狸尾巴。

“墨恒,你不是很在意……王妃嗎?”尹明珠苦笑了一下,那雙鳳眼裡帶著幽怨和恨意。

她付出了這麼多,顧墨恒看不到。

一個蘇棠棠,根本不在意他,卻被他當成寶。

越想越生氣。

顧墨恒是要將顧晏生弄死的,不然這裡的秘密保不住。

“放心,這裡的一切,還是秘密。”尹明珠瞭解顧墨恒,知道他忌憚什麼,當下保證道,“你應該知道我,隻要答應你的事,從不食言。”

的確,她會對其他人出爾反爾,可對顧墨恒,從未有過。

蘇棠棠心裡矛盾極了,她既希望顧墨恒不答應,又希望他答應。

她不想死,可又不想欠他太多的人情。

就那樣低垂了眉眼,不去看他。

她知道,是自己太冇用,纔會落到尹明珠手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