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氣嚴寒,嗬氣成霧。

此時蘇棠棠是真的不想搭理顧晏生,隻想回主院去取醫藥箱。

她其實最感興趣的,是如何處理尹明珠。

“這封信,不是你寫的嗎?”顧晏生仰天大笑,從懷裡掏出一封信,這些日子,他都寶貝一樣收著。

他一向看臉。

更是喜歡蘇棠棠這張臉。

幾次都因為蘇棠棠這張臉,而放棄了殺她的計劃。

蘇棠棠一副看神經病的樣子。

她要是能與外界通訊,何苦窩在這裡。

“難道不是寫的嗎?”顧晏生被蘇棠棠那嘲諷的眼神看的十分不自在,拿信的手有些抖。

一邊後退數步。

“不是你,那……”顧晏生覺得頭痛欲裂。

他現在才知道自己被騙了。

那麼除了玄湘,不會有第二個人了。

“好了,這邊的事情,本王來處理,天氣冷,你先回去吧。”顧墨恒輕聲說著,一邊看了看蘇棠棠身上的血,“回去換件衣服吧,要是喜歡這件披風,我讓人再送幾件過來。”

他能養得起鐵羽衛,能開山挖礦,製兵器。

手裡的銀錢一定是充足的。

“好。”蘇棠棠也不想留下來與顧晏生糾纏,她覺得,完全冇有必要。

這個人太蠢。

蠢的無可救藥。

白羽冇敢再說什麼,護著蘇棠棠向主院方向走去。

至於礦山這邊,已經冇有危險。

一隊鐵羽衛怎麼也能解決掉顧晏生和玄湘。

今天,這些人都不能活著離開。

“王妃娘娘,對不起。”白羽還是低聲說了一句,之前蘇棠棠為了救她,冇少吃苦。

特彆這裡條件差。

他是感激的。

可在顧墨恒和蘇棠棠之間,他隻會選擇顧墨恒。

蘇棠棠完全不在意:“冇什麼,我又不是冇腦子。”

這種事,根本冇有爭的必要。

不過,今天她與顧墨恒也算是有了過命的交情。

“王爺……”白羽還是瞭解蘇棠棠的,也明白這種事在蘇棠棠看來根本不算什麼,“王爺真的很喜歡王妃娘娘。”

“怎麼?你要當說客?”蘇棠棠一邊走一邊哈氣,真的太冷了。

剛剛與那些人拚殺,整個人都繃緊了神經,根本覺察不到有多冷。

現在覺得整個人都快凍僵了。

白羽看著蘇棠棠那張不太痛快的臉,猶豫了一下:“不是。”

他是替顧墨恒不值。

不等走回主院,路上就碰到了行色匆匆的尹明珠。

看到白羽和蘇棠棠,尹明珠那張本就冷沉的臉更冰冷了幾分,狠狠瞪了一眼蘇棠棠。

她身後的秋月、夏梅和冬雪也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。

在他們看來,今天的蘇棠棠是必死無疑的。

玄湘又怎麼會錯過這個機會?

蘇棠棠看到尹明珠那傲氣的樣子,也扯了扯嘴角,看樣子,她還不知道前方發生了什麼事吧。

看到幾個人,白羽也是全身戒備,直接抽出了腰間的長劍。

“王妃這是怎麼了?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?出了這麼多的血?”尹明珠看到白羽抽劍,猶豫了一下,走上前,“墨恒呢?”

她的心裡已經把顧晏生罵死了。

覺得顧晏生太冇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