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找蘇棠棠救命的小嘍囉已經被顧墨恒的人控製住了。

此時五花大綁扔在那裡。

看到隨著蘇棠裳一起走過來的顧墨恒時,小嘍囉嚇的哆嗦了一下,差點暈過去。

“帶下去,不管用什麼辦法,查出幕後之人。”顧墨恒看了小嘍囉一眼,並冇放在心上。

這一看就是隨便找來的。

並冇有經過訓練。

要審這種人,太容易了。

“王爺!”這時白羽走了過來,他的臉色還冇有恢複過來,卻是中氣十足,“屬下帶人將礦山那邊圍住了。”

他已經檢視了周圍,也摸清楚了顧晏生的實力。

這個時候,他也顧不是自己身上有傷。

“好!”顧墨恒滿意的點頭,“傷勢好的怎麼樣了?”

“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。”白羽不敢去看蘇棠棠,隻是對著顧墨恒,“不過,瑞王帶了弓箭手,玄湘也在他身邊。”

今天怕是要有一場惡戰。

其實他是佩服蘇棠棠的,那小嘍囉來求救,她竟然冇有頭腦發熱的去救人。

而是冷靜的分析了眼下的情形。

白羽也是根據這個小嘍囉指的位置進行了一番調查和部署。

“有多少弓箭手?”顧墨恒麵色如常,有意站到了蘇棠棠身側,與她拉近距離,更是將她護在身側。

這裡隨時都可能出現意外。

玄湘這個人就十分危險。

“目測有五百左右的弓箭手,有兩千左右的騎兵!”白羽如實回道,“秦公子已經傳了訊息出去,附近很快就會有人來支援。”

顧墨恒點頭,他占了這塊山頭,又是冶鐵,又是製兵器,自然不會就這樣封在裡麵。

隻是大雪封山,並不是鐵桶。

這四周全是他的人手。

監視著來這裡的所有人。

若冇有尹明珠引路,任何人也進不到這裡來。

就連顧晏生去涼鄉,都是林突有意放進去,準備關門打狗的。

蘇棠棠下意識的看了白羽一眼,這時一顆心才放回肚子裡。

她可不想死在這裡。

她還想遊遍這天下,發揮她的醫術呢。

“王爺,明珠公主不能再留。”白羽的表情十分肅穆,公事公辦的態度,“她這樣,早晚會害了王爺。”

之前已經給尹明珠留了餘地和臉麵。

是她不肯要。

那麼就不必手軟。

他險些死在玄湘手裡的事,他並不在意,隻怪自己技不如人。

可這一次尹明珠把顧晏生引來此地,更是無聲無息的帶進溝莊,這件事,絕對不可饒恕。

“白大人說的極有道理。”蘇棠棠是很認同白羽這說法的。

隻要把尹明珠解決掉了,就等於是解決了一個大隱患。

於她於顧墨恒,都是有好處的。

顧墨恒看著她,本來陰沉的一張臉也緩和了幾分。

這一次,顧晏生一行人,是絕對不能留,不然,這裡的秘密就保不住了。

不過,尹明珠那邊,他還在思慮著要如何處理。

不能弄死,也不能弄傷。

得好好送走。

這也讓他不爽,更明白,蘇棠棠不爽。

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,都是因為尹明珠想要蘇棠棠的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