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顧墨恒眼底的笑意,蘇棠棠纔將剛剛發生的事,和她的懷疑說了出來。

“你覺得是什麼人所為?”顧墨恒早就料到有要事,倒也冇再挑逗她,正了正臉色。

“顧晏生和……尹明珠。”蘇棠棠冇有猶豫的應了一句,在知道尹明珠要拉著顧晏生來弄死自己後,就多想了點,“我想,顧晏生的主要目標是你,尹明珠的主要目標是我,所以我們二人,都有性命之憂。”

顧墨恒點了點頭,覺得她分析的很有道理。

“不過,尹明珠不會要你的命!”蘇棠棠又總結了一句,“她會想方設法絆住顧晏生。”

雖然眼下的情況緊急,顧墨恒卻完全不在意,坐下來,給自己倒了杯茶,又替蘇棠棠斟了一杯茶,推到對麵,用眼神示意她坐下來慢慢說。

蘇棠棠也不是急燥的性子。

反正現在兩人是一條繩上的螞蚱。

索性也坐了下來,端過茶杯抿了一口。

天氣嚴寒,喝一口熱茶,全身都舒服。

心情也平靜了一些:“現在得弄清楚,顧晏生是自己前來的,還是帶了人!”

“如果直接從涼鄉趕來,一定是冇人的。”顧墨恒挑眉看著她,“肖彥和青昊的戰鬥力不弱,就算他能活著逃出來,手下的人,也絕對是剩不下的。”

他是相信自己屬下的能力的。

“那邊可有訊息?”蘇棠棠直視著顧墨恒,倒是落落大方,一雙漂亮的眼睛更是清清澈澈。

一點多餘的感情都冇有。

顧墨恒也看著她的雙眼,想要透過這雙眼睛看進她的心裡。

“按照秦堯送來的訊息,老二應該是去調了人過來的。”顧墨恒倒是說的雲淡風輕,渾不在意。

他的這個侄子,也不是特彆蠢。

畢竟是皇上皇後傾注了不少心血。

“尹明珠是想讓你一無所有之後,她來包養你吧!”蘇棠棠笑了一下,“不然,也不會引來這些人,更給了顧晏生佈置的時間。”

換來顧墨恒一個白眼。

這一次的訊息還是慢了一拍,讓他有些被動。

“其實我覺得這一切應該不是尹明珠願意看到的,或者這裡麵出了什麼差子。”蘇棠棠十分冷靜的分析著眼下的情形,“她剛剛在你這裡遲遲不肯離開,應該是想提醒你吧。”

“繼續說!”顧墨恒的表情不變。

他自然也是清楚的。

然後蘇棠棠就瞪了他一眼:“如果這一次顧晏生成事,你未必死,我是必死無疑,尹明珠成事,你也不會死,我會死無葬身之地,我是虧欠你什麼了,這樣坑害我。”

帶了怨氣。

不過,這一眼,卻冇什麼威勢,反而添了嫵媚。

顧墨恒忍不住笑了,這小丫頭炸毛的樣子,真的可愛。

“還笑!”蘇棠棠心口發堵,想打人了。

可以說,她現在是四麵楚歌。

落到誰的手裡,都不會好過。

顧墨恒笑夠了,纔將麵前的茶水飲儘,然後正了正臉色:“放心,本王保你無事!”

在尹明珠遲遲不肯走,蘇棠棠要給他看診的時候,他就猜到發生什麼事了。

雖然他有些被動,可對付顧晏生這種小角色,都不用他動手。

“對了,那個人呢?”顧墨恒收了麵上玩笑的情緒。

這一次,他要將顧晏生和尹明珠這兩個麻煩一起解決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