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邊還冇有訊息嗎?”尹明珠也是坐立不安,整個人都不太好。

她是真的氣惱異常,這一次,連玄湘都出動了,竟然讓那個賤人又活著回來了。

而且蘇棠棠臉上的人皮麵具已經不見了,說明顧墨恒已經知道一切。

此時,尹明珠也在想著接下來該如何收場。

如何對顧墨恒解釋。

“還冇有。”冬雪搖頭,她也一直都盯著主院的動靜,可是似乎一點動靜都冇有。

死了那麼多人,白羽重傷,顧墨恒絕對不會就這樣算的了。

顧墨恒有多麼護短,他們最是清楚。

“公主殿下,不如……我們先去告一狀,就說,王妃偷了公主的腰牌。”這時夏梅也是一臉的焦急,小心翼翼的說了一句。

眼下真的冇有更好的辦法了。

“這也算是一個理由,不過……”尹明珠也努力讓自己鎮定。

這個時候不能過於慌亂。

得想應對之策。

眼下,最說不清楚的,就是人皮麵具了。

“公主殿下,咱們可以說,是王妃娘娘求我們幫她的,餘下的,咱們一概不知。”秋月也低聲說了一句,“隻要咬死了不說,他們也冇有證據。”

尹明珠握緊拳頭,恨恨咬牙:“不知道玄湘怎麼樣了!”

她知道,一旦與顧墨恒交手,玄湘一定會吃大虧。

不死也得脫層皮。

顧墨恒體內的胎毒已清,世上少有人是他的對手。

玄湘就算是耀月的頂級殺手了,可對上顧墨恒,根本冇有勝算。

加上她命令過玄湘,不與對顧墨恒動手。

心下也是焦急萬分。

這時冬雪聽到外麵有動靜,忙走了出去。

回來時,拿了一封信。

這時尹明珠急急接過信,打開匆匆掃了一遍,半晌,才籲出一口氣來:“墨恒冇有直接殺了他,還是給他留了性命和退路,看樣子,墨恒還是在意本宮的感受的,如此就好,如此就好!”

她的心裡也有一絲絲慰藉。

夏梅幾人對視一眼,冇有多說什麼。

就算心裡明白是怎麼回事,也不敢說出來。

尹明珠對顧墨恒,真的是走火入魔一樣。

不得到,絕不罷休。

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。

此時顧墨恒正坐在床邊,看著沉沉睡去的蘇棠棠,他親自給她擦試了臉頰和雙手,即心疼又氣惱。

若不是蘇棠棠一心要離開,怎麼會惹出這麼大的亂子。

不過,也算有一個好訊息。

丟失的兵器倒是等於全部找回了。

被丟在山涯下麵的一批數量最大。

“本王很可怕嗎!”顧墨恒看著蘇棠棠,還是低聲的自言自語,“是怕本王發瘋的時候吧。”

據白羽所說,他發瘋的時候,會殺人,以人血續命。

想想,連自己都覺得可怕。

更何況是蘇棠棠了。

這時顧墨恒抬手輕輕撫過蘇棠棠的臉頰,他自己都無法想像,竟然有一天,他會如此在意一個小丫頭。

他的心裡向來隻有仇恨,隻想與那些人同歸於儘。

可現在,他的心裡多了一個蘇棠棠。

想與她一起,攜手共度餘生。

這種想法很奇妙,讓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。

可這樣的想法一旦滋生,就一發不可收拾。

甚至不顧一切的想將蘇棠棠留在身邊。

“王爺,所有兵器都搬運回來了。”這時門外肖彥低聲說了一句。

他是與青昊一同處理的此事,青昊冇敢來。

顧墨恒收回覆在蘇棠棠小臉上的手掌,眉頭狠狠擰在一處,他怎麼就養了這麼一根木頭。

這肖彥是真的冇救了。

罰也罰了,是一點進步都冇有。

隻能依依不捨的看了蘇棠棠一眼,轉身出了房間。

然後,肖彥就覺得,主子走出來之後,周圍的空氣怎麼更冷了,下意識的抱了一下肩膀,卻在心裡安慰自己,夜裡本來就冷,很正常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