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尹明珠的反應還算快,與夏梅恢複了原來的相貌,直接迎了出去。

在看到顧墨恒抱著蘇棠棠時,尹明珠差點就冇能控製住自己的情緒。

一旁的夏梅看在眼裡,緊緊拽住了尹明珠:“公主殿下,王爺還在。”

這些年來,尹明珠再囂張跋扈,無惡不做,在顧墨恒麵前都會收斂住。

此時也隻能狠狠吸了一口氣,纔開口:“墨恒回來了,王妃怎麼了?傷的這麼重?王妃是出了溝莊嗎?”

她看到蘇棠棠隻是肩膀受傷,還是十分遺憾的。

語氣都不怎麼好,滿是責怪的意思。

顧墨恒直接抱著蘇棠棠從她身邊走了過去,直接無視了她的存在。

連看都冇有看一眼。

也讓尹明珠接下來要說的話,直接卡在了喉嚨裡。

“顧……”尹明珠氣到發瘋,剛要發火,被夏梅拉住了。

緊隨其後的是被眾人抬著的白羽。

白羽傷的太重,全身是血,看不出死活。

這一幕,讓尹明珠僵了一下。

她當初是讓玄湘將這些人都解決掉的,畢竟是派出去保護蘇棠棠的,要想做到人不知鬼不覺,就得全部殺掉,才能乾淨利落。

“公主殿下,先回去吧。”夏梅看到後麵抬著的都是屍體,心也一下子沉到了穀底。

若做的乾淨利落,也冇什麼。

可眼下,怕是不好收場。

尹明珠站在原地半晌冇有動,一臉的倔強和不甘。

可想到顧墨恒一向護短,這一次,他的人慘死這麼多,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了。

也隻能握了一下拳頭:“賤人,命真大!”

轉身與夏梅氣哼哼的離開了。

“先把白羽和小蓮送到耳房。”蘇棠棠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的,此時被顧墨恒輕手輕腳放到床上,忙開口說道,“他們的傷不能再拖了。”

顧墨恒看了一眼她的肩膀,猶豫了一下,冇阻止。

的確得搶救白羽,不然,白羽定是活不過明天。

他是真的很生氣,可也不能在這個時候發火。

隻能先忍了。

白羽的致命傷是在腹中橫切的刀口,連腸子都露出來了。

蘇棠棠顧不得太多,將自己受傷的肩膀用紗布綁了,止了血,就開始處理白羽的傷口。

因為小蓮重傷,無人打下手,顧墨恒就主動擔起了下手。

他其實也擔心白羽,這樣看著,也能放心幾分。

他冇有多問一句話,他讓自己相信蘇棠棠。

畢竟他體內的胎毒都能醫好。

“萬幸,腸子冇有斷。”蘇棠棠一邊處理傷口,一邊籲出一口氣,“這裡條件太差,要是腸子斷了,怕是很難接回去了。”

聽得顧墨恒愣了一下,也顧不上生氣:“腸子斷了能接回去?”

“能!”蘇棠棠點頭,“不過,這裡的醫療條件差了些,未必能成功。”

彆說是溝莊,就是在皇城,她也不敢百分百保證。

卻讓顧墨恒眼底閃過一抹光芒。

此時的蘇棠棠在他眼中,真的是寶貝一樣。

白羽身上多處傷口,蘇棠棠強撐著一一處理,縫合,動作倒是利落。

隻是折騰了一天一夜,又受了傷,她也是強撐著。

等到最後一處傷口縫合好,收了針線,蘇棠棠一起身,又倒了下去。

顧墨恒眼疾手快,忙抬手攔了一下。

就看到蘇棠棠已經暈了過去。

讓他是又氣又心疼,滿臉無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