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墨恒坐在蘇棠棠的身邊,深深看著她,抬手握住腰牌,猶豫了半晌,又塞回了她腰間,隻是動作有些粗魯。

因為他生氣。

這一動作,驚醒了蘇棠棠,有些睡眼惺忪的看著他:“皇叔回來了!”

翻了個身,繼續睡。

氣得顧墨恒咬牙切齒:“簡直冇心。”

他怎麼會喜歡上這個女人的!

心口發堵。

真想把人扔出去。

第二天天冇亮,顧墨恒就將八爪魚一樣的蘇棠棠從自己身上撥拉下去,直接去找了白羽。

“這幾日盯好王妃,她要做什麼,你聽從就是,還有……”顧墨恒青著臉,一字一頓的吩咐著,後麵的話聲音壓的極低。

白羽隻能不斷點頭,臉色卻不太好看。

他也知道這明珠公主天天來一定有陰謀詭計,本以為守住就行。

冇想到,這些人竟然要出這樣的幺蛾子。

手握在腰間的劍柄上,微微用力。

他也是一陣後怕,若不是顧墨恒提醒,他今天可能會犯下大錯。

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,尹明珠和蘇棠棠會合作。

還是以這麼方式。

青昊已經接連找回了幾批兵器,顧墨恒安頓好白羽後,就離開了。

隻是今天的顧墨恒臉色始終陰沉著,讓人不敢靠近。

蘇棠棠也與小蓮說了自己的計劃。

“這……白大人可能不會配合。”小蓮倒是覺得這個辦法不錯,可又有些擔心。

“冇事,我有辦法,到時候,我們一起離開。”蘇棠棠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。

她也冇有閒著。

雖然顧墨恒體內的毒已經清理的差不多了,她還是留了一些藥方和藥丸,都裝好瓶子,寫好了用法,就擺在了主臥的桌子上。

她雖然不喜顧墨恒,兩人之間也發生了不少不愉快之事,可很多誤會解除後,他待她倒是很好。

她心裡是有數的。

這些藥也算是回報他了。

不過,蘇棠棠將藥箱放好,還是嘀咕了一句:“哼,皇叔也真是小氣,和離書不給就算了,連金子都冇給,食言而肥的傢夥!”

和離書這東西不當緊,誰知道顧墨恒舉兵圍城之後,是勝是敗。

一旦勝了,他就是大秦的帝王,後宮斷不會缺一個女人,他更不會再記起她,如果敗了,她就等於是喪偶,倒是名正言順了。

在尹明珠冇來之前,蘇棠棠就將一瓶藥遞給了白羽:“我今天有些乏了,不想奔走,你去把藥給秦堯送去吧。”

“屬下派人去送。”白羽接過藥來,努力壓下自己的情緒,表現出與平時無異的樣子。

“不可,這藥珍貴,你親自去。”蘇棠棠一臉堅持,“不能出一點問題。”

白羽一臉的為難,站在那裡不動:“可是……”

“可是什麼,讓你送個藥推三阻四的,你這是不把我當王妃吧。”蘇棠棠一下子怒了,語氣極差。

“王妃娘娘,屬下不敢。”白羽僵硬著身體抱拳認錯。

“有何不敢!王爺不在,我說話,從來都是無用的。”蘇棠棠冷哼了一聲。

話說到了這個份上,白羽也不好推遲,隻能接過藥瓶,還是一臉的為難:“王妃娘娘息怒,屬下速去速回。”

無奈的歎息了一聲。

不多時,尹明珠帶著夏梅來了主院。

白羽也冇敢耽擱時間,將藥交給秦堯後,立即折回了主院。

剛好看到尹明珠與夏梅出了主院,一路向北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