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既然被你拆穿了,本宮也不必再委屈自己。”尹明珠的眼底閃過一抹寒意,動了殺機。

“其實,我對王爺本無意,天下人都知道,與我有婚約的是瑞王顧晏生,我也一心喜歡他。”蘇棠棠無視她的表情變化,直接說道,“現在,你助我離開,這王妃之位,就可能是你的。”

“我殺了你,這王妃也定會是我的。”尹明珠握緊了拳頭,氣急敗壞的說著。

兩次失敗,還讓她在顧墨恒麵前的形像大打折扣,更在手臂上留下大片的疤痕,她自然氣惱異常。

蘇棠棠一臉不屑的看著她:“這院子裡裡外外都是皇叔的人,你覺得,我殺了我,他會放過你嗎?當王妃?做夢吧,以我對皇叔的瞭解,他能要了你的命。”

這話更讓尹明珠氣憤,眸色陰沉,殺意聚增:“你是想告訴本宮,你在王爺心中的地位遠遠高過我是嗎?”

“這是事實。”蘇棠棠聳了聳肩膀,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樣子,“你知道嗎,我與顧晏生裡應外合,運走了他所有的兵器,他卻不捨得殺我,隻是軟禁,更派這麼多人保護我呢!”

這樣,更能激怒尹明珠。

卻也能讓她做出不理智的行為。

“你胡說!”尹明珠的確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,低喝一聲。

聲音不高,卻驚動了門外的人:“王妃娘娘!”白羽喚了一聲,握緊手中的劍,隨時準備衝進來。

尹明珠自然感覺到了一股壓迫感。

人也漸漸清明瞭幾分。

“你可以考慮一下。”蘇棠棠以退為進,“換我出去,或者,等著王爺帶我回京。”

一旦回京,更冇有機會。

尹明珠也想到了這一點,眼底的焦急掩不住。

她雙手交握,十分用力,額頭有冷汗沁出來。

“王妃娘娘!”白羽又喚了一句,也急了。

蘇棠棠則挑眉看著尹明珠,逼著她現在做決定。

“好,本宮答應你。”尹明珠將麵紗覆在臉上,一旦白羽進來,看到她這個樣子,計劃就得泡湯。

“無事。”蘇棠棠對著白羽回了一句,然後伸手到尹明珠麵前,“拿來吧。”

尹明珠有些不甘心,猶豫了一下,才從腰間將象征她身分的腰牌取了下來,咬了咬牙:“不許以本宮的名義做任何事情,一旦離開了這裡,你送去天機閣,本宮會讓人去取回來。”

這其實是十分冒險的舉動。

可她計劃被看穿,又被逼到了無路可退的地步,隻能應下來。

“好。”蘇棠棠接過腰牌,看也冇看,直接放進腰間,“公主殿下可以走了,明日我來想辦法支開白羽。”

如果能讓夏梅進來,她還能將小蓮一併帶走。

當然,雖然拿了尹明珠的腰牌,出去不會立即遇險,要出溝莊也不會那麼容易。

隻是兵器出事,顧墨恒怕是會提前動手,蘇棠棠不想與他一起送死。

必須得儘快離開。

顧墨恒又忙了一天纔回主院。

看到已經熟睡過去的蘇棠棠,麵色也柔和了幾分,不過,當他看到蘇棠棠翻身時露出來的明珠公主腰牌時,一下子沉了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