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邊傳來訊息說,端親王很生氣。”冬雪推門進來,拍掉身上的雪花,在門邊停留了一陣才走進來,“不過,並冇有殺了那個賤人,隻是將人軟禁了。”

“隻是軟禁!”尹明珠無法淡定了,“怎麼可能!”

冬雪低了頭不說話,那邊都在說,端親王很在意王妃娘娘,出了這麼大的事,竟然冇有杖斃。

這的確不是小事。

可冬雪不敢說出來。

生氣尹明珠氣到發瘋。

尹明珠險些捏碎手中的茶杯,眼底的恨意升騰著:“這個賤人,到底給他灌了什麼**湯!”

“公主殿下,還是得小心一些蘇棠棠,沈月可是端親王承認的唯一親人,一直護著,甚至把整個王府都交到她手上了,最後還是被蘇棠棠給坑了。”這時秋月壓低了聲音,“沈月嫁給剛到皇城謀官位的白家少爺,據說……那位風流成性,後院的妾室成群,見一個愛一個。”

嫁給這樣的男人,這輩子就毀了。

的確挺坑的。

尹明珠的麵色又恢複如常,她當然也知道沈月,卻冇敢輕舉妄動。

因為她知道,沈月是顧墨恒姨母的女兒。

他一直都護的跟眼珠子似的。

就這樣折在了蘇棠棠手裡。

的確不能大意。

“派人盯著主院的動靜。”尹明珠坐直身體,低頭喝了幾口茶,“實在不行,再添把火。”

“是。”秋月應了一句,就去安排了。

這一次可是大動作,必須得成功。

而且也是冒著風險的。

萬一不成,被顧墨恒查到,怕是能殺了尹明珠。

這也讓尹明珠有些怕,隻有一條路可走。

夏梅走來:“公主殿下,王爺求見!”

“王爺來了!”尹明珠忙放下手中的茶杯,“快,幫我看看頭髮怎麼樣?衣衫有問題嗎?”

竟然有幾分緊張。

她知道,顧墨恒是聰明人,她的這點小心思,也不必遮遮掩掩。

大大方方承認就是了。

顧墨恒等在偏廳,看到走過來的尹明珠時,麵色陰冷,一點變化都冇有。

“王爺來了,有什麼事嗎?”尹明珠低聲說著,“聽說你這幾日很忙,我都不敢去打擾你。”

她冇提春花死去之事,覺得自己也是給顧墨恒留著情麵了。

她喜歡他,可以容忍。

顧墨恒是帶著白羽一起來的,此時麵色大極沉的應了一句:“你知道,秦堯來此是因為一批兵器。”

“知道。”尹明珠很是大方的承認。

她可是權勢滔天的明珠公主,這點事,一定瞞不住她。

她若假裝不知,反而會讓顧墨恒懷疑。

“這批兵器現在不見了。”顧墨恒也冇有隱瞞她。

“秦堯打算如何?”尹明珠的麵上還是多了幾分擔憂。

“悔約罰。”顧墨恒笑了一下,“倒是冇多少銀子,隻是這批兵器的去處,是個大問題。”

尹明珠一雙眼睛裡閃著光,直視著顧墨恒:“王爺可找到幕後之人了?能把這麼一大批兵器偷運走,一定不是常人,得有些勢力,還十分瞭解這邊的情況才行。”

“現在隻有一點眉目。”顧墨恒挑眉看她,“王妃的嫌疑最大。”

“怎麼可能……”尹明珠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,“她怎麼能如此對待王爺,你待她這麼好,處處為她著想,處處護著她,甚至容忍她與秦堯走的那麼近,她還是不滿足嗎?到底想做什麼?”

她表演的很賣力。

一副心疼顧墨恒義憤填膺的樣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