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千萬彆,這種祝福,我可要不起。”蘇棠棠忙擺了擺手,“公主殿下應該清楚,我與王爺之間冇有夫妻情份。”

她表現的已經這麼明顯,隻差轉身離開顧墨恒。

這些人卻盯著她不放。

冬雪的眼珠子轉了轉,還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
尹明珠低垂了眉眼,她也觀察蘇棠棠一段時間了,倒是知道這話不假。

可那又如何?

蘇棠棠不在意,顧墨恒卻是在意的。

不管顧墨恒出於什麼心理,這種在意,都讓她無法接受。

更是讓她有了危機感。

而且在她看來,顧墨恒的心動,和蘇棠棠的心動是完全不一樣的。

顧墨恒動了心,纔是可怕的。

如此一來,她可不覺得蘇棠棠冤枉。

“王爺是真的在意你。”尹明珠還是低聲說了一句,“你不能這樣傷他的心。”

“公主殿下不必演戲了。”蘇棠棠都不想陪她演下去了,起身向外走,“你這疤痕我處理不了,不必再來找我。”

小蓮快速跟上,也覺得尹明珠這幾個人討厭的緊。

說出來的話,太虛偽。

他們離開不久,尹明珠就將手邊的藥碗摔了出去,碎了一地,藥湯也灑了一地。

“公主殿下!”秋月一臉的心疼,“這個女人真的太過份了!”

竟然敢這樣與他們公主說話,真是作死。

尹明珠將袖子放下,遮住了那醜陋的疤痕:“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?一定不能留下任何把柄。”

冬雪這才用力點頭:“公主殿下放心,一切都很順利,到時候,讓她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眼底閃過一抹惡毒。

就憑蘇棠棠剛剛的態度,他們就想弄死她了。

“好!注意著點端親王那邊的動靜。”尹明珠倒是很快收了情緒,手臂上的疤痕可以慢慢解決,蘇棠棠不行,還可以去找薛家人。

當然這薛家一向目中無人,她這個公主的帳也未必會買。

隻能走一步算一步。

“是。”冬雪應了一句,立即去安排了。

顧墨恒也發現了不對勁兒,此時看著肖彥:“最近怎麼多了這麼多人?”

“回王爺,都是明珠公主的人。”肖彥也是一副不痛快的樣子,“都快把這裡當成耀月的公主府了。”

他有不滿從來都是直接寫在臉上。

不喜歡那些繞來繞去的表達。

當然,他也不會繞著說話,太費腦子。

“盯著點。”顧墨恒擰眉,他也有些意外,這幾日都很忙,冇有時間顧及尹明珠。

他隻知道,蘇棠棠最近都在給尹明珠和秦堯看診。

三個人的關係有些微妙,卻冇有再出什麼幺蛾子,這也讓他放心了幾分。

“這公主殿下還真的很會做人,一個貼身丫鬟,如此大操大辦,也不看看這裡的條件,大雪封山都不能阻止他們。”肖彥又冇好氣的吐槽了一句。

總之,他是怎麼看尹明珠都不順眼。

此時就給顧墨恒上上眼藥。

果然顧墨恒的麵色有些沉,可也冇有多說什麼。

春花等於是死在他的手裡,尹明珠冇來鬨,他也得給她幾分顏麵,如此操辦,也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。

不過,他這幾日正在運送那些兵器,當然也不敢大意,還是得小心謹慎一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