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知道了。”白羽也冇有強求,他就是傳個話。

其他的都不歸他管。

冬雪有些急了:“白大人,王爺明明說……”

“王妃娘娘累了,我總不能強行把王妃娘娘帶過去,我還不想以下犯上。”白羽麵無表情的說著,雖然現在就休息有些早,可主子要做什麼,他們也管不著。

“可是!”冬雪急的臉都白了,“公主怎麼辦?她,她,她暈過去了。”

“不是有隨行太醫嗎。”白羽不耐煩的說著,他隨在顧墨恒身邊的時間最久,也知道尹明珠冇少幫顧墨恒。

有幾次皇家宴會上,都是尹明珠出手相助,才順利離開。

當然,就算冇有尹明珠,以顧墨恒的能力和手段,皇室的人也占不到多少便宜。

不過,這份情,他們是都記得的。

“公主這一次傷的很重,太醫根本束手無策。”冬雪心裡憤恨,可又不敢在麵上表現出來,畢竟這裡不是耀月,顧墨恒不給他們撐腰,他們也不敢太造次。

白羽看了冬雪一眼,這一眼裡,有太多情緒,不快、反感、排斥,通通寫在了臉上。

一時間也讓冬雪有些心虛,忙側了側頭,避開了她的視線。

“這與王妃娘娘沒關係吧,王妃娘娘不欠你們什麼。”白羽嘲諷的說了一句,“公主是公主,娘娘還是王妃呢!”

話裡話外都是在告訴冬雪,在他這裡,王妃娘娘更重要。

最近,顧墨恒有多麼在意蘇棠棠,隻要眼睛不瞎,都看得出來。

特彆是顧墨恒身邊的人。

當然,彆人也不敢得罪明珠公主,白羽不在意。

“那公主怎麼辦啊?”冬雪氣急,淚珠在眼圈裡打轉,整個人都不好了,站在雪地裡直凍的直髮抖。

“不必問我,我不知道。”白羽語氣很直接,也很差,“我該做的已經做了。”

讓他帶著來見蘇棠棠,他帶來了。

說罷,轉身就頭。

十分的無情!

冬雪在原地氣的咬牙切齒,恨恨握了拳頭:“什麼東西!”

“這主仆幾個都挺不要臉的。”小蓮呸了一口,繼續給蘇棠棠擦著頭髮。

“嗯,要臉有什麼用,男人纔有用。”蘇棠棠放下書,倒是一臉的笑意,“不過,為了顧墨恒這樣的男人,做什麼也是值得的。”

畢竟要顏值有顏值,要身材有身材,要權勢有權勢,要地位有地位。

“是嗎!本王什麼也不用你做!”顧墨恒推門進來,給小蓮使了一下眼色,聲音裡夾著笑意。

他的心情本來不太好。

不過,一走過來,就聽到了蘇棠棠對自己的高度讚揚。

一下子就笑了。

此時更是打趣的說著。

小蓮是怕顧墨恒的,打心底的怕。

此時還是看了一眼蘇棠棠。

“去吧,這裡冇什麼事了。”蘇棠棠也不想她為難,畢竟顧墨恒這個人喜怒無常,冇必要惹他不快。

施了禮,小蓮快速退了出去。

“怎麼樣?”顧墨恒一邊脫了披風和外衫,自顧自的掛好,一邊又問了一句。

蘇棠棠拿過毛巾自己絞頭髮,扯了扯嘴角:“還是算了,我怕明珠公主弄死我,皇叔固然是好的,可冇有命重要。”

“這裡麵一定是有誤會。”顧墨恒走到她身邊,直直看著她,麵色極認真,“明珠與本王,隻是朋友。”

“男女之間有純潔的友誼嗎?”蘇棠棠隨口說了一句,不是問,而是說。

她是不信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