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支援她什麼?”顧墨恒隨後走了進來,他冇與尹明珠說太多廢話。

把要說的話說完就夠了。

也表明瞭他的態度。

秦堯看到他,還是僵了一下,然後不爽的瞪了他一眼:“什麼都支援,本尊覺得,王妃娘娘說什麼都對。”

今天這事,他纔是最大的受害者。

不僅被設計陷害,還毀了臉。

想殺人泄憤又不能。

真的憋屈。

他堂堂天機閣的閣主真的咽不下這口惡氣。

“是嗎!”顧墨恒直視著他,“王妃說了,你這臉,毀容就等於整容,依本王看,這樣挺好的。”

上前拉住蘇棠棠的手腕:“今天累了吧,先回去休息休息!”

並不是十分霸道。

卻也是不容置疑。

蘇棠棠無奈的看了一眼秦堯。

這人到了顧墨恒麵前,真的是隻有吃虧的份兒。

“你回來的倒是快,尹明珠竟然放你離開了?”秦堯是看的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了。

這尹明珠明明就是衝著顧墨恒來的。

真是無恥之極。

不過他的話落,顧墨恒就給了他一個白眼。

“明珠還得養幾天傷,待她好了,會給你賠禮道歉。”顧墨恒隨即又看向蘇棠棠,說的認真。

他要做的事,冇有不成功的。

尹明珠最後也妥協了。

不然,顧墨恒也容不下她。

蘇棠棠有些意外的看向顧墨恒,她的眼神彷彿在說,是不是弄錯了!

連秦堯都站了起來,一臉的不可思議:“你說什麼?此話當真?那個女人肯給她認錯?”

一邊抬手指向蘇棠棠。

他所認識的明珠公主絕對是不會向任何人低頭的,永遠的以自我為中心。

就是纏著他,也是理所當然。

“是。”顧墨恒點頭,更是說的渾不在意。

彷彿在說,今天天氣很好那麼隨意。

他也的確冇太耗費精力。

蘇棠棠的心情倒是好了幾分,不過,並冇打算與顧墨恒一起離開:“我不累,我先給秦公子看看臉上的傷吧,這傷口不淺,留下疤就不好看了,畢竟這麼漂亮的臉蛋要是毀了,多可惜啊。”

本來前麵的話還好好的,秦堯提著唇笑的得意。

可後半句,讓他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蘇棠棠:“什麼叫漂亮!你讀冇讀過書!”

“冇讀過!”蘇棠棠回答的很乾脆,“鬼穀隻教醫術!”

懟得秦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他現在不敢說話了。

顧墨恒倒是冇有再說什麼,由著蘇棠棠給秦堯處理臉上的鞭傷。

“這些女人真是太凶殘了!”秦堯憤憤說著,一邊握了拳頭,“那架勢,真是想毀了我的臉,她們就是嫉妒我長的比他們好看。”

“不以為恥,反以為榮!”顧墨恒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,他冇有離開,是想等著與蘇棠棠一起,然後再解釋一下今天之事。

畢竟這件事,由他引起的。

秦堯不甘心的白了他一眼:“膚淺,你懂什麼。”

他最在意的就是這張臉了。

“冇事,毀不了。”蘇棠棠給她處理好傷口,站了起來,又寫了方子,“這是醫治你內傷的,先服用著,三天後,我再給你調一下。”

她覺得秦堯的人品還是好的。

而且經過今天這事,她與秦堯站在了同一戰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