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王妃娘娘,秦哥哥的手臂就拜托你了,放心,就按照你們之前說的的診金,全部由本宮出了。”明珠公主一臉感激的看著蘇棠棠,那樣子,是真的為秦堯找想。

“我上次隻是與秦公子開個玩笑,還要看看秦公子的手臂情況如何,需要如何醫治,才能說定診金。”蘇棠棠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。

現在二人也是合作關係,可她總覺得,哪裡不對勁兒。

“沒關係,上次說多少就是多少,明珠願意。”秦堯接過話來,“而且本尊這手臂,也值那麼多銀子。”

他是想讓明珠公主知難而退。

說到底,明珠公主那張臉,還冇有他好看。

他當然不喜。

“秦哥哥都這樣說了,王妃娘娘就彆推遲了。”明珠公主做了一個請的手勢,“春花、夏梅、秋月、冬雪會留下來幫娘娘打下手,我先去看看琉璃廠那邊,一會兒就回來。”

明珠公主進退有度,更是情理之中。

蘇棠棠點了點頭,畢竟,那份協議來看,明珠公主挺被動的。

一國公主,更是一手遮天,退讓到這個份兒上,也隻有顧墨恒有這個麵子。

被坑了,去看看,也正常。

留下來的幾個丫鬟也算恭敬。

看不出什麼異常來。

謹慎如蘇棠棠,也緩和了一些情緒,上前給秦堯檢查受傷的左邊手臂。

這條手臂看著正常,其實一點力氣都使不上。

袖子下麵,手臂比正常的手臂要細,棘手的是,肌肉已經有了萎縮的現像。

蘇棠棠拿著銀針紮了幾下,又用手指敲了敲,秦堯完全冇有反應。

“如何?”不過,秦堯還是問了一句,麵上帶了幾分緊張,前幾天臉上留下的青青紫紫已經不見,一張臉是真的傾國傾城,惹人注目。

收了針,蘇棠棠麵色有些低沉:“這樣子,有多久了?”

“嗯?”秦堯一時間冇明白過來,抬頭看著一側的蘇棠棠。

“這手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冇有知覺的?”蘇棠棠又問了一句。

明珠公主留下的丫鬟春花端了一些水果過來:“秦公子,王妃娘娘,邊吃邊聊吧。”

這可是明珠公主從耀月千裡迢迢運來的,金貴的很。

不過,明珠公主喜歡秦堯,為了他,一擲千金都不在意。

秦堯已經習慣了,拿了一顆金桔遞給蘇棠棠,自己也隨手拿了一顆,自顧自的放進口中,一邊吃一邊說:“有一年多了吧。”

他這些日子也冇少找人醫治,可都冇什麼效果。

還去過鬼穀,不過,冇能見到辛子。

這手臂也就冇能醫好。

顧墨恒走出一段距離,路上打滑,行進的有些慢,看了看身側的白羽:“肖彥和青昊都留在大院兒了吧?”

“王爺放心,都安排好了。”白羽點頭,他們出來的急,隻來得及讓肖彥和青昊留下保護蘇棠棠,主要那些兵器得快些轉移,訊息已經在外麵擴散開,一旦朝廷找到此處,他就會被扣上謀反的罪名。

他的人在此,開煤山,挖鐵礦,也是在製造兵器,不過,早就轉移到皇城附近了,這裡是不會留下一點點證據的。

這一次發現的兵器,數量之大,要轉移,也需要些時間。

所以,顧墨恒親自處理。

“王妃娘娘是被我們的陣仗給嚇到了吧。”白羽又問了一句,相處了這麼久,他是覺得蘇棠棠與顧墨恒很般配,希望他們能在一起的。

當然,他的私心裡,更在意蘇棠棠的醫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