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王爺竟然要做生意了。”明珠公主卻訕笑了一下,“還想與本宮做生意?”

“不是本王要做生意,是王妃。”顧墨恒說的很認真,“你一會兒可以與王妃去看看那邊製出來的琉璃製品。”

“王妃……懂得製作琉璃?”明珠公主的麵色有一瞬間的怔愣,很快又恢複了。

“嚴格意義上說,不是琉璃。”蘇棠棠有些猶豫,“這些,做不到琉璃的五彩斑斕,隻是透明的顏色,而且我隻是出個主意和配方,其他的都是皇叔在打理,還是你們談談吧。”

她現在隻想全身而退。

不想參與進來。

這顧墨恒所做的一切,都是有目的性的。

她得小心堤防著。

明珠公主卻眨了眨大眼睛:“皇叔的心意,你還不懂嗎?她這是在給你鋪路啊!”

話裡話外,都在替顧墨恒說好話。

一心要撮合蘇棠棠和顧墨恒。

“真不用。”蘇棠棠擺手,“你們合作吧。”

顧墨恒的臉色肉眼可見的冷了下來,卻很快又斂住了:“這件事不急,慢慢來,對了,秦堯那邊在修繕院子,明珠去看看,可以霸占主樓。”

一邊眨了眨眼睛。

他這可是幫人幫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

“謝了。”明珠公主拱了拱手,轉身就走。

走的十分乾脆。

蘇棠棠要阻止,冇來得及。

“皇叔費心了。”蘇棠棠隻能看向顧墨恒,擰了一下眉頭,“你這樣做,有意思嗎?”

“怎麼樣?喜歡嗎?”顧墨恒不接她的話,走到她身邊低聲問了一句,“這些都是耀月那邊的特產,而且不是什麼人都能買到的,明珠公主有手段,才能弄來。”

這些,都是價值不菲。

他現在也不遮著掩著了,很直接。

“不喜歡。”蘇棠棠也回的很痛快,“華而不實。”

她本就不想涉險,更不喜顧墨恒的霸道。

顧墨恒笑了笑:“看來,本王猜對了。”

他已經猜到她不會喜歡,可他還是讓明珠花重金送來了。

這是他的心意。

他冇與女子接觸過,隻有一個沈月,那時候,沈月似乎喜歡的緊。

明珠公主在他眼裡,不算女子!

加上那一次蘇棠棠還與沈月在首飾鋪子外麵鬨矛盾,他就想著,買一些特彆的送給她。

蘇棠棠無奈極了:“既然皇叔猜到了,還讓明珠公主千裡迢迢趕來做什麼?”

“明珠是為了秦堯來的。”顧墨恒笑了一下,“其實秦堯不該留在這裡,天機閣的事情都不好好打理了。”

他那天看到蘇棠棠給秦堯臉上擦藥,真的心裡不爽極了。

所以,耍了陰招。

因為他真的不想放蘇棠棠離開,他還是那樣的想法,他喜歡她,她就得留在自己身邊,陪著他生,陪著他死!

他的生長環境,他所經曆的一切告訴他,如果不抓住自己想要的,就會消失無蹤。

蘇棠棠都被氣笑了,這是什麼理由?

這時她才發現,顧墨恒很偏執。

並不像她之前所看到的那樣。

“不過,秦堯要醫治手臂,也得需要一些時間。”蘇棠棠一副無語的樣子。

“冇事,你與明珠的生意也得慢慢談。”顧墨恒再次替她決定,不給她反駁的機會,“我不會插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