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堯麵色極難看,白了一眼蘇棠棠:“不認識。”

“那,姑娘是?”蘇棠棠則看向了明珠公主。

一臉的好奇。

能讓秦堯這副生不如死的樣子,蘇棠棠是挺佩服這位明珠公主的。

“你就是端親王妃吧,我進院子的時候聽說了,你果然像傳聞一樣貌美傾城,簡直就是天上的月亮。”明珠公主一雙大眼睛眨著,冒著光一般,一副自來熟的走到了蘇棠棠麵前,抓著她的手上下打量。

聽得秦堯嘴角直抽:“明珠,你第一次見本尊的時候,也是這樣的說的,你隻會說這一句話嗎?”

“嗯,其實我想說,端親王妃比你更漂亮。”明珠公主說的大大方方,一點都不保留。

蘇棠棠聽得目瞪口呆,這秦堯腦子裡有水吧。

“端親王妃,你的皮膚真好,怎麼保養的啊?”明珠公主抓著蘇棠棠的手,十分熱情,“我們耀月的人也很注重保養的,可都不及你。”

一邊歪著頭一臉崇拜的看著棠棠。

直接忽略了秦堯。

“嗯,用了我自己研製的護膚霜。”蘇棠棠倒是回了一句,下意識的想抽回自己的手。

她與這明珠公主第一次見麵,不熟。

這太熱情,她也有些承受不了。

不料,明珠公主整個人都貼了上來,直接挽住他的手臂:“王妃娘娘,我給你帶了我們耀月的特產,保證你會喜歡。”

拉著人就走。

直接把小蓮和秦堯丟在病房。

小蓮看了一眼秦堯:“秦公子,看來,明珠公主不是衝著你來的。”

秦堯也是一臉的懵逼,我是誰?我在哪兒?

一直都追著他四處跑的明珠公主,這一次竟然冷落了他。

這是什麼情況?

“應該是。”秦堯應了小蓮的話,站在原地冇有動,心裡空落落的。

這明珠公主追了他幾年了,他一直都像避瘟神一樣避著。

四處藏匿。

這一次聽說顧墨恒來了溝莊,大雪封山,義無反顧的跑了過來。

都不怕吃苦,更不怕嚴寒。

人還是追了過來。

可這剛見麵,他就失寵了。

明珠公主的馬車裡裝了好多東西,一件件的搬進了蘇棠棠的房間。

“明珠公主,是不是弄錯了?這應該是給秦公子的吧?”蘇棠棠看著各種吃食、首飾、衣裙、小擺件、瓷器製品……

明珠公主笑得如陽光一般耀眼,五官明耀,眼底都是笑意:“不是給他的,我知道,他一直都挺煩我的,我這一次就不煩他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蘇棠棠不知道如何接話。

“我來的時候,先見過王爺了。”明珠公主笑意盈盈,“我發現,王爺比秦堯好看。”

眼底閃著不一樣的光。

讓蘇棠棠的心緊了一下,不過,很快又恢複了情緒,轉了轉眼珠:“明珠公主是改變目標了?這東西……是給王爺的?”

她覺得顧墨恒那張臉,的確更好看。

明珠公主這樣說,也正常。

不過明珠公主冇接蘇棠棠的話,下意識的抬頭看她。

並冇有看到她的麵上有什麼情緒,忍不住擰了一下眉頭,一臉的失望。

這一次,是顧墨恒將她引來的,她也是有備而來。

當然,剛剛秦堯的表現讓她很滿意。

“不是不是,是給王妃娘孃的。”明珠公主一邊擺手一邊說著,從下人的手上拿過一個小盒子,將一串紅豔豔的珊瑚手串拿過來,往蘇棠棠的手腕上套,“王妃的皮膚白皙水嫩,太配了。”

豔紅色搭著奶白色的皮膚,給人視覺一種衝撞感。

真的很美。

美不勝收。

“給王妃娘孃的,我來,其實是有事與娘娘商議。”明珠公主水汪汪的大眼睛裡寫著熱情,大方爽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