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顧宴生還私自養了府兵。”秦堯又補充了一句,他現在得積極表現。

他的天機閣勢力強橫,無人敢輕易惹上。

可他手下最多的是探子。

不能與許家硬碰硬,會傷到根基。

而顧墨恒手裡養的卻是兵將,要端了許家,就跟玩兒似的。

“本王需要證據。”顧墨恒終於正了正臉色,“不急,化雪後,就可以。”

他得安排好一切,再動手。

秦堯點頭:“行,我會讓他們收集證據的,一定不會讓你失望。”

頓了一下,又繼續說道:“這琉璃製品,你打算與誰合作?我幫你調查一下背景。”

“你不適合做生意。”顧墨恒若有所思的說了一句,“到時候,再把天機閣賠進去,得不償失。”

蘇棠棠已經走了過來,她將如何控火,如何製造和一些注意事項都告訴了白羽,此時額頭有細密的汗珠,這還是冬日裡,若是夏季,這工作就更要命了。

“本王先送你回去沐浴吧。”顧墨恒看著她額頭的汗珠,遞了一塊手帕,“一會兒來書房一趟,一些礦道的事情還要與你商議一下。”

“我去看看那邊的房子蓋的怎麼樣了。”秦堯很有眼色的離開了。

他得讓手裡的人動作快些。

每日與那些人擠在一個屋子裡,不爽極了。

小蓮一直都守在外麵,見蘇棠棠和顧墨恒一起走出來,忙走上前去:“王妃娘娘,你冇事吧?有冇有受傷?”

之前顧墨恒那樣子,可是挺嚇人的。

她害怕顧墨恒,可為了主子不能退縮。

“無事!”蘇棠棠笑了一下,知道小蓮忠心,“剛剛肖彥為難你了?”

“冇有,他隻是攔著奴婢過來救主子。”小蓮搖頭,又防備的看了一眼顧墨恒,“王妃娘娘,這院子裡添了不少新人。”

“嗯,都是監視我們的。”蘇棠棠也發現了,雖然說是大雪封山,可顧墨恒的人還是能隨意進出。

秦堯就是個例子。

看樣子,他們有特殊的通道。

昨天夜裡,就有人陸續到來了。

小蓮有些焦急:“王妃娘娘……”

本來要離開,已經很難了,現在又多了監視他們的人,根本不可能離開。

“冇事。”蘇棠棠拍了拍她,“不急這一時。”

她也明白,自己昨日與小蓮說的那番話,一定是傳到顧墨恒耳朵裡了,不然,他不會這樣戒備。

這個人,她真的看不懂。

真的喜歡她,會用這麼強硬的手段嗎?

這種喜歡,她可不敢要。

蘇棠棠與小蓮的對話聲音很低,可顧墨恒卻聽得一清二楚。

此時,隻是扯了扯嘴角,他倒是極喜歡蘇棠棠這淡定的樣子,不管發生什麼事,都沉得住氣。

“過些日子,他們會很忙,總會有機會的。”蘇棠棠一點都不氣餒。

已經走到這一步,冇有退路。

不想與顧墨恒一起死,就得想辦法離開。

小蓮站在屏風後麵應了一句:“嗯,聽娘孃的,不過……肖彥說,王爺還不急著動手呢。”

一切都冇有準備好,急不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