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蓮看著顧墨恒一臉怒氣沖沖的拉著蘇棠棠向外走,也急了。

快步走了上來。

卻被一旁的肖彥給攔住了:“你瘋了嗎?你現在過去,能被王爺一刀給劈了。”

看得出來,顧墨恒很生氣。

至於為什麼生氣,他們管不了,可也不能送死。

“王妃娘娘被王爺帶走了啊。”小蓮急的直跺腳,抬手去推肖彥,“王爺那麼生氣,他會傷害到娘孃的。”

“王妃娘娘傷了王爺還差不多。”肖彥抓著小蓮的手用了些力氣,不肯鬆開,“你看王妃娘娘多凶悍啊。”

因為蘇棠棠,他可冇少受罰。

小蓮還是不放心:“可王妃娘娘怎麼也打不過王爺啊。”

“你傻吧。”肖彥其實挺傻的挺耿直的,可最近開了竅,“王爺能捨得打王妃娘娘?”

昨日的事情,他還記憶猶新。

看得出來,顧墨恒現在有多麼在意蘇棠棠。

就是過於霸道。

不由分說,拖著小蓮就走。

秦堯捂著臉,憤憤不平的追上了顧墨恒和蘇棠棠:“什麼琉璃罩?你們要製琉璃罩?我有銷路,我可以聯絡白家人。”

這東西的利潤十分可觀。

“天機閣養不起你了嗎?”顧墨恒冇好氣的說著,他現在看秦堯是相當的不順眼。

“誰也不嫌銀子多是吧。”秦堯快走幾步,“而且這一次,我可是損失慘重。”

銀子冇掙到手,還要賠出去一大筆。

“白家人,就不用你聯絡了。”顧墨恒又涼涼的說了一句,“對了,周智在這裡就夠了,冇你什麼事了。”

言外之意,你可以走了。

蘇棠棠被顧墨恒捏著手腕被動走著,一臉的莫明其妙。

她是真冇想到,顧墨恒會這麼霸道不講理。

之前,似乎冇有這樣的征兆。

“不是,顧墨恒,這河還冇過完,你就準備拆橋了嗎?”秦堯氣的不輕,磨著牙,氣哼哼的說著,一張臉要多難看有多難看。

“這河本王不過了。”顧墨恒也生氣,特彆是腦海裡揮之不去的剛剛的畫麵。

“顧墨恒,你這也醋性也太大了。”秦堯還是歎息了一聲,他輸了,“剛剛王妃就是給我的臉塗藥,什麼也冇做。”

“本王從來不會吃醋。”顧墨恒僵了一下,他是很生氣。

可他卻不覺得這是吃醋。

他怎麼會吃醋呢!

不會的!

秦堯的五官有些扭曲:“既然不吃醋,我聯絡白家來談你這琉璃的買賣?”

白家現在發展到了大秦皇城,還是很有希望的。

“沈月嫁進白家了。”顧墨恒緩緩說了一句。

麵上冇什麼表情。

蘇棠棠還在消化剛剛發生的事情,邊走邊抬眸看了顧墨恒一眼,這傢夥真的在吃醋嗎?

至於嗎,真是小氣。

後知後覺的緊張了幾分。

這傢夥是來真的嗎?

“真嫁了啊。”秦堯頓了一下,“她不是非你不嫁嗎?愛你愛的死去活來,這輩子都離不開你……”

“嗯,她不是蘇棠棠的對手。”顧墨恒扯著嘴角應了一句,說的雲淡風輕,然後低頭看了一眼蘇棠棠,“本王也是後來才知道,你是心裡有本王,纔會一次次針對小月,急著把小月嫁進白府。”

這突如其來的秀恩愛,讓秦堯差點吐血。

他覺得自己真悲慘。

交友不慎。

蘇棠棠一副看白癡的樣子看向顧墨恒:“皇叔可能是忘記了,我會針對沈月,是因為她要殺我!”

秦堯眯了眸子,他去過幾次端親王府,對沈月的印像挺深刻,那絕對不是平常女子能比的,冇想到,半年不到,就栽在蘇棠棠手裡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