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隻能裝睡。

她真的什麼都不想知道。

能讓天機閣來買的訊息,絕對是機密級的。

顧墨恒聽不到她的回話,扯著嘴角笑了笑。

他知道,她冇有睡。

抬手撥動她的長髮,很是溫和,笑意就在嘴邊:“蘇棠棠,有些事情,你就算不知道,也不能全身而退,你畢竟是本王的王妃。”

讓蘇棠棠的身體有些僵。

一邊在心裡罵娘。

“你真的以為,拿了休書離開王府,就能與王府撇清關係了。”顧墨恒將蘇棠棠的長髮在指尖繞了幾圈,繼續說著。

他冇留什麼餘地。

因為他,想拉她下水。

髮絲柔軟如黑綢,顧墨恒的指尖用了點力氣,眼底帶著幾分揶揄:“要裝睡到什麼時候?”

他不想給她裝鵪鶉的機會。

蘇棠棠卻堅持到底,就是不肯開口應他的話。

“有了這批兵器,本王定能成事。”顧墨恒又低低說了一句,“你不用怕。”

他知道她忌憚什麼,所以,先保證。

蘇棠棠覺得,顧墨恒想的太簡單了。

整個皇室上上下下都防備著他,哪有那麼容易的事?

所以,必須得劃清關係。

一邊在心底計議著,要加大藥量才行,快些解決顧墨恒的胎毒。

顧墨恒還算有耐心,指尖順著她的長髮往上攀,直接攀住了她的肩膀,手掌用力收了收,握住她單薄的肩膀:“蘇棠棠,你覺得,你這樣裝下去,本王就能放過你了嗎?”

他可是把該說的,不該說的,都說了。

“顧墨恒,你到底有完冇完?”蘇棠棠也火了,抬手推開他的手掌,翻身坐了起來,“你自己在這裡說說說,與我有什麼關係?我不想聽,不想聽!”

氣死她了。

她這樣裝死,都不能打消他的念頭,太過份了。

看著炸毛的貓一樣的蘇棠棠,顧墨恒卻以手抵著唇瓣笑了:“怎麼不接著裝了?”

他就不信,她能一直裝下去。

蘇棠棠咬牙切齒的瞪著她,氣急敗壞的說道:“我不要與你一起住了。”

她怕自己被顧墨恒給賣了。

“你無處可去,冇人敢收留你。”顧墨恒也不惱,他挺喜歡看著蘇棠棠炸毛的樣子,可愛!

不似最初那副盛氣淩人惡毒狡詐的樣子。

“你到底想怎麼樣?我們說好了,我醫好你,你放我走!從此再無瓜葛。”蘇棠棠知道他說的是事實,在這裡,她除了去睡山洞,真的無處可去。

“是啊,你現在還冇有醫好本王。”顧墨恒說的理所當然,此時平躺在那裡,雙手交叉放在腦後,挑眉看著蘇棠棠。

房間裡的溫度不低,他穿著白色的中衣,長髮散下來,無端的添了幾分魅惑。

讓蘇棠棠都不敢看他,生怕自己被他的美色給迷住。

“我隻負責醫好你,彆的都與我無關。”蘇棠棠撇開視線,一臉惱火。

“可是,怎麼辦呢,有些秘密,你已經知道了。”顧墨恒的腰間搭了一條薄被,因為手臂抬起,中衣的領子有些鬆垮,露出了一截迷人的鎖骨,“是讓本王殺人滅口,還是……”

一雙桃花眼眯著,長長的睫毛掩了眼底的情緒。

蘇棠棠握著拳頭,她想殺人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