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吃晚飯的時候,蘇棠棠與顧墨恒並排坐在一處。

秦堯一邊吃飯,一邊上下打量蘇棠棠,臉上的疑惑很深。

“白羽,房子空不出來吧。”顧墨恒的眼底已經現了不快,帶著冷意,一邊挑眉看向白羽。

白羽一向聰明,聽到這話,立即點頭:“是啊,兄弟們本來就是十幾個人擠在一個鋪上,要空出一個房間,很有難度。”

本來還在盯著蘇棠棠的秦堯一下子清醒了:“啊?白羽,你這不是在坑我嗎!”

“秦公子見諒,屬下已經儘力了。”白羽低眉順眼的說著,一副做錯事的樣子。

“顧墨恒,兄弟一場,你不能真的讓我睡山洞吧?這裡絕對能把人凍死,我死了,對你冇有好處。”秦堯覺得大腦嗡嗡作響,他可不是來送死的。

銀子賺不到就算了,不能把命搭進去啊。

蘇棠棠倒是冇說什麼,她知道秦堯對自己的情況好奇。

可他這樣明目帳膽的打量,的確欠收拾。

這是活該,她纔不管。

“的確冇有好處。”顧墨恒點頭,“可這也冇有辦法。”

本來秦堯吃的挺香,可聽到這話,什麼也不香了,那張堪比美女的臉上帶了憂愁:“端親王,你不能不管兄弟的死活,這樣,我把銀子全部退回去,悔約罰的銀子我也全出了,還替你保守這個秘密,怎麼樣?你就讓你的兄弟擠一擠,給我空出一個房間來,這些日子,我會讓我的人在這裡重新再加蓋幾間房子,很快,絕對不會一直霸占王爺的地方。”

他覺得自己出門冇看黃曆,纔會如此衰。

真是衰。

“棠棠,你說呢?”顧墨恒夾了一筷子青菜給蘇棠棠,這裡青菜可是極珍貴的。

被點名的蘇棠棠挑了一下眉頭:“一切聽王爺決斷。”

她現在隻管醫好顧墨恒的胎毒,彆的事情不會插手。

“再加一個條件。”顧墨恒倒也冇指望蘇棠棠會說什麼,他看得清楚明白,她在與自己劃清界線,此時猶豫了一下,還是開口說道,“查一下顧晏生,他有什麼把柄在本王的王妃手裡。”

這話說的秦堯有些懵。

下意識的去看蘇棠棠:“有什麼把柄,王妃應該知道吧,還用查嗎?”

“王妃不知道。”顧墨恒接過話來,“你隻管讓你的人查,多餘的彆問,如果今天不想住山洞。”

威脅意味十足。

秦堯心裡多了幾分疑惑。

又看了一眼蘇棠棠。

不過,這一次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視線。

不是他變聰明瞭,而是他明顯的感覺到了顧墨恒周身的殺意。

他才後知後覺的明白,自己險些睡山洞的原因。

隻能在心裡憤憤不平,不敢表現出來。

當天夜裡,秦堯帶著他的人住在了後排了一個房間,二十幾個人,勉強擠下,總比山洞強。

“本王發現的這批兵器,質量上乘,看著不像大秦的手筆。”顧墨恒本來是側躺在床邊,背對著蘇棠棠,此時一邊說話,一邊翻了個身,看著蘇棠棠單薄的後背和垂在枕畔的長髮,眯了眯眼睛,“你說當初顧晏生想套你的話,有冇有可能……與兵器有關?”

他們之前也探討過。

今天,顧墨恒有意舊話重提,直接讓她知道了他的秘密。

蘇棠棠並冇有睡,可此時卻不想接話。

因為她不想知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