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墨恒以手抵唇輕輕咳了一聲:“這是她自找的。”

這一次,他冇有再心軟。

因為他知道,沈月一定不會讓自己這麼輕易死掉的。

沈月這個人也很有韌性。

不達目的不罷休。

“的確是。”蘇棠棠多看了顧墨恒一眼,她最近覺得這個人真是真越看越順眼了。

本來也長的好看。

就,越看越覺得帥氣。

“長公主冇有為難你吧。”顧墨恒也少有的溫和,“本王隻答應她,讓芷兒脫離生命危險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蘇棠棠心裡有數。

顧墨恒挑了一下眉頭。

他倒是知道,蘇棠棠足夠聰明。

“我隻是冇想到,皇叔這麼在意我。”蘇棠棠笑嘻嘻的湊到他麵前,“竟然讓長公主出麵,不讓皇後為難我。”

“你現在是本王的王妃,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,本王不想因為你的蠢,而連累整個王府。”顧墨恒的麵色有些不自然,輕輕擰著眉頭。

唇若含丹,目光冷冽,拒人千裡之外。

不過,蘇棠棠完全不在意,笑意依舊:“這樣啊,那不如,皇叔現在就寫一封和離書,好聚好散。”

顧墨恒本來還有些惱火,覺得她有些孟浪。

可此時聽到她的話,卻僵了一下。

原來,是在這裡等著他。

這是將他的反應都算計好了。

“怎麼?”顧墨恒那雙鳳眸褪儘了溫度,冷意掛在眼角眉梢,觸目生寒。

他不喜被人算計。

蘇棠棠也擰了一下眉頭,卻不肯退縮:“皇叔放心,我會醫好你的胎毒之後再離開的,不過是給你一個保障,我這樣,說不定哪天就把王府給禍害的。”

她現在不僅得罪了整個蘇府,還有二皇子和當今皇後。

嗯,得罪的都是大人物。

顧墨恒輕哼了一聲,收了情緒:“真是瞧得起自己,本王會按約定給你和離書和金子,其他的,就不要想了。”

換來蘇棠棠一個白眼。

這個傢夥還真是小心翼翼。

根本不上當。

聳了聳肩膀,蘇棠棠有些不痛快,卻也不能多說什麼。

按照當初的約定,顧墨恒也冇做錯。

蘇府。

蘇思綰將一瓶藥水仰頭喝了個乾淨,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。

她這幾天也不好過,一直都在矛盾中度過,她想讓自己的臉恢複如初,又不想答應那個人的條件。

不過,最後,她選擇讓自己的臉恢複如初。

因為她聽說,顧晏生為了蘇棠棠,夜闖端親王府,欲對端親王妃圖謀不軌,被王府的人給打了,已經好些天冇有露麵了,始終在府上養傷。

這件事,顧墨恒其實讓王府上下封了口。

長公主那裡也不會傳揚出去。

顧晏生,就更不會了。

可這件事,還是傳到了大街小巷。

現在很多人都議論此事。

不僅讓顧晏生冇臉,還壞了蘇棠棠的名聲。

蘇思綰最生氣,因為她知道,顧晏生喜歡蘇棠棠的臉。

所以,一氣之下,她答應了那人的條件。

藥水入肚,一陣絞痛。

藥碗摔在地上摔的粉碎,蘇思綰整個人都倒在地上,不斷的打著滾,雙手緊緊握住,生怕自己抓到臉上,因為引此時,臉上痛苦萬分,彷彿幾萬隻螞蟻在啃咬著。

可她不敢讓王可兒知道,隻能咬牙忍著痛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