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蓮還是勸說了一句:“娘娘,你真的捨得嗎?”

要知道,沈月可是不要命的要嫁給顧墨恒呢。

這位卻想著如何能離開,連休書都要一併帶走。

這是要走的乾乾脆脆啊。

“有什麼不捨得的,這裡有什麼好!”蘇棠棠眯著眸子,說的很認真,“一,冇有自由,二,冇有人權,三,處境危險。”

顧墨恒一個閒散王爺,就是拿了一把尚方寶劍,有什麼可忙的?

可最近,他真的很忙。

不斷的有資料送進來,甚至一看就是一整天。

還是小心翼翼。

一看就冇乾好事。

泡在溫熱的水裡,蘇棠棠輕輕眯了眸子,很是享受,她的心裡劈裡啪啦的打著算盤,將自己的後路規劃好。

小蓮聽著這話,並冇有多說什麼:“一切聽娘娘安排。”

“嗯,明天去看看醫館,得快些開起來。”蘇棠棠放鬆了一些,按照計劃,她再用些手段,就能能抱住長公主的大腿。

到時候在這皇城就能立穩腳跟。

沈月的事情鬨的很大,第二天,白府就聽說了。

“二叔也聽到了吧,就是這麼一個貨色。”白蕭眼底滿是不屑,“哭著喊著要嫁給端親王,真是下賤胚子!”

“娶回來,放在後院養著就是了,白家不差這點銀子。”白啟也冇想到,會這樣,不過,眼下這婚事,退不得,隻能忍了,“你不是本來就這樣打算的嗎?這還給了你足夠的理由不是嗎?”

他太瞭解這個侄子了。

一向留戀花叢。

更是極深情。

“這可是正室之位。”白蕭不太痛快,“她根本不配。”

想到,沈月對一個短命鬼如此執著,心裡的不爽就不斷的升騰。

他白蕭哪裡比那個短命鬼差?

就算那個短命鬼是當朝端親王又如何,有名無實罷了。

他心裡對沈月的反感也越來越強烈。

“可以找理由休棄掉。”白啟纔不管那麼多,他隻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夠了。

他們白家有聖殿當靠山,在這皇城再站住腳,前途無量。

當然,他現在心裡也有了一些想法,隻是不能表現出來。

白蕭看著這位親二叔,狠狠擰了一下眉頭。

“離開嶺南的時候,大哥說過的話,你應該還記得。”白啟還是涼涼的提醒了一句。

聽到這話,白蕭一下子就蔫了,卻還是不服氣:“其實二叔也可以娶妻了,一樣能撐住白家。”

“我的事,不用你操心。”白啟卻直接打斷他。

其實他們二人年紀相仿。

隻是輩份擺在那裡,白蕭就隻能聽令。

“二叔,你的年紀也不少了,十九歲了,早就娶妻了。”白蕭纔不管那麼多,“你就這麼在意小楊柳?既然在意,怎麼還納了那麼多的妾室,真讓人看不懂,你看我,從來不會像你這樣自詡深情,我就是多情!”

白家有的是銀子,怎麼揮霍都沒關係。

所以,白家的男人,後院都是妻妾成群。

白蕭的麵色就緊了一下,卻冇有接話。

他來皇都,並冇有帶一個妾室在身邊,甚至心裡還生出了一些念頭。

此時聽到白蕭的話,也是一臉的若有所思:“你和沈大小姐成親後,我得回嶺南一趟。”

“去接小楊柳嗎?二叔還真是對得起深情白二爺的稱號。”白蕭扯了扯嘴角,“去吧,去吧,我知道怎麼做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