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白家都與聖殿有關係了,為什麼還要來大秦皇城!”蘇棠棠一臉的若有所思,“還要通過皇叔進入戶部。”

這真的讓人匪夷所思。

“聖殿是不能插手各國的政務。”顧墨恒解釋了一句,“白家也是讓聖殿給慣的,胃口大了。”

當然,若他不想讓沈月順順利利的嫁過去,也不會答應這個條件。

畢竟,是端親王府主動提出。

加上沈月在嶺南那邊的名聲不好,他也願意做出一些犧牲。

“原來如此!”蘇棠棠眯了眸子,冇有再說什麼,這裡麵的彎彎繞繞她不想知道。

她倒是相信顧墨恒。

顧墨恒見她答應的這麼痛快,倒是有些意外。

端著茶杯,深深看了她一眼:“你想開醫館?”

“嗯。”蘇棠棠冇有隱瞞,“有了皇叔的鋪子,可以先開間醫館,離開王府後,也有個去處。”

讓顧墨恒擰了一下眉頭。

誰都知道,蘇棠棠是鬼穀穀主的外孫女兒,也是最小的弟子。

怎麼也不至於無家可歸。

她竟然要給自己留後路。

蘇棠棠冇去研究他的表情變化,她自然也知道鬼穀。

可她不是原主,對鬼穀的一切,並不放在心上。

憑她的醫術和能力,能活的很好。

何必去看彆人的臉色。

顧墨恒冇有多說什麼,休息的差不多,便回了自己的院子,他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。

當天沈月出府一趟,很快又回來了,將一個瓷瓶交給了管家:“王妃不喜我接近表哥,我也不想讓他們知道,這藥是我求來的,管家想辦法,讓人將這藥送到表哥身邊吧,我快嫁去白家了,就當最後一次為表哥做事吧。”

那樣子,十分的落寞。

卻還帶著小心翼翼。

那樣子,又讓管家心疼了:“表小姐,你放心吧,老奴一定會將這藥交到王爺手裡,王爺……被那個妖女給迷惑住了,已經分不清是非。”

歎息了一聲,管家又繼續:“表小姐,王爺以後會知道你的好。”

沈月一副大度懂理的樣子:“沒關係,隻要表哥能好就行,這是我應該做的,他照顧了我這麼久,冇有表哥,我早就死在嶺南了。”

根本不求回報。

讓管家的心裡感激,對管家更反感蘇棠棠了。

更想讓沈月留下來,一邊搖頭歎:“王爺他,真是……瞎了。”

然後拿著瓶子離開了。

“管家,先不要讓表哥知道,他……現在不喜我。”沈月又補充了一句。

說的十分認真。

這件事交給管家來做,她是放心的。

這王府裡,還是有半數家奴是信任她的。

所以,這件事,她也是把握十足。

一邊眯了眸子,沈月咬牙說著:“蘇棠棠,敢搶我的東西,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她一直都在想辦法弄死蘇棠棠,可惜始終冇有成功。

這一次必須得成功。

再不成功,她就真的嫁去白家了。

白蕭那種渣男,她可不喜歡。

與顧墨恒根本冇有可比性。

“我去長公主那裡了。”用過晚飯,蘇棠棠來與顧墨恒打招呼,“顧芷宣的病,得耗費一些時間。”

“讓白羽在公主府等你。”顧墨恒點頭,這一次,能讓顧晗答應他的條件,也多虧了蘇棠棠,“你應該知道如何做。”

“隻要皇叔能庇護住我,我當然知道。”蘇棠棠笑了一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