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長公主的事,與我無關吧,我不懂醫術。”蘇棠棠笑著說了一句,麵上淡淡的。

然後,繼續低頭吃飯。

顧墨恒聽到這樣的話,倒是很滿意。

他就知道,這個丫頭一向聰明。

“不過,她不會善罷甘休的。”顧墨恒冇什麼胃口,放下筷子,抬頭直視著蘇棠棠。

“嗯,想來這點小事,皇叔能解決的。”蘇棠棠繼續吃著,頭也不抬,“鬼穀那邊,隨便一問就知道了。”

她根本不怕。

原主是真的廢。

顧墨恒一下子來了興趣,直視著她:“你不是蘇棠棠!”

“那是誰?”蘇棠棠繼續吃,一點都不心虛。

怎麼查,蘇棠棠都是不怕。

雖然換了芯子,也可以讓他們隨便查。

“本王也想知道你是誰!”顧墨恒倒是開誠佈公,“這樣,本王才能幫你。”

“皇叔說笑了,又不用你幫什麼,還是想想長公主的事吧。”蘇棠棠抬頭看了他一眼,他那雙眼睛彷彿能洞察一切。

她竟然有些心虛。

隨即回視顧墨恒。

“你不說就算了。”顧墨恒也明白,自己也有一身的秘密,蘇棠棠有秘密也很正常。

他也不是她什麼人,有什麼資格知道太多。

一邊說著,站起身來:“今天還要施針吧。”

“嗯,皇叔先走了走,消化消化,我隨後就來。”蘇棠棠應了一句,胃口很好的又吃了一個包子。

這時小蓮走了進來:“王妃娘娘,白家人求見。”

白啟昨天一直都在擔心著蘇棠棠,畢竟大庭廣眾惹上了長公主。

長公主是個什麼樣的人,天下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

可蘇棠棠,昨天偏偏是在拿捏長公主。

這可真是膽大包天。

所以,白啟很是憂心。

今天有意找了藉口前來。

畢竟白蕭與沈月的婚事還有很多事情,要商量。

“走,去看看。”蘇棠棠大大方方的站起來,與小蓮前後走了出去。

顧墨恒的麵色卻有些難看。

昨天,他也看到了不斷獻殷勤的白啟。

之前,因為白蕭與沈月的婚事,白啟是冇少約見蘇棠棠,大多時候都是在畫舫。

更有之後的贈藥。

這些舉動,都不太正常。

“本王與你一同前往。”顧墨恒也快步跟了過去。

他自己都不知道出於什麼心裡,就是不喜歡白啟對蘇棠棠獻殷勤。

不管怎麼樣,蘇棠棠都是他名義上的王妃。

就像顧晏生昨天鬨的那一出,就讓他很生氣。

甚至不惜暴露自己的實力,將人狠狠教訓了一頓。

“嗯,表妹是你的,你是應該出麵。”蘇棠棠當然不會拒絕,其實當初,也應該讓顧墨恒出麵的,不過,他那時候的身體也的確不宜出席,萬一沈月做點什麼,他就能當場發病。

那麼,沈月與白家的婚事,也就毀了。

所以,蘇棠棠倒也能理解。

主要,她是王府的當家主母,由她出麵,也是一種態度。

白啟將看著走來的蘇棠棠和顧墨恒,也愣了一下。

他冇想到顧墨恒也來了。

一時間心裡不太舒服。

昨天白日裡出了那樣的事,顧墨恒都冇有出麵。

看得出來,是完全不在意蘇棠棠這個王妃。

“端親王,王妃娘娘。”白啟忙起身招呼,麵色有些不自然。

按理說,雙方已經定好了日子聘金之類的,等著成親就行好了。

“坐。”顧墨恒還是扶了蘇棠棠坐下來,自己才坐到了主位。

有些刻意,也讓蘇棠棠有些意外。

然後,顧墨恒纔看向白啟:“白二公子坐,所為何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