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顧墨恒!”顧晗喊了一句,“想清楚後果。”

“他覬覦本王的王妃,不該打嗎?”顧墨恒冷笑,抬腿踢了顧晏生一腳,將人踢出去十幾米遠。

“哇!”的一聲,顧晏生吐出一大口血,直接摔在地上,半天站不起來。

他冇想到顧墨恒這麼狠,心裡也隱約明白,自己說的話,對方不信。

他算計錯了。

他以為,不管怎麼樣,他說那樣的話,就會讓顧墨恒氣憤不已,會休了蘇棠棠,或者當場發飆,那樣一來,他就有機會。

可眼下,顧墨恒竟然動手打他。

“老二,你怎麼樣?”顧晗是看著顧晏生長大的,也寄予厚望,一心一意扶持,此時也有些急了,上前去扶了他,一邊拿出手帕替他擦掉嘴角的血跡。

她是對宗正帝起了疑心,甚至惱恨,可這份恨意還冇轉移到顧晏生身上。

此時的顧晏生十分狼狽,全身都是土,早冇了平時的高高在上和意氣風發。

他就那樣看向站在顧墨恒身側的蘇棠棠,眼底血紅。

這一刻,他是真的下定決心要殺了蘇棠棠。

可他不能。

他也不是顧墨恒的對手。

他的心裡是又氣惱,又震撼,又後悔。

蘇棠棠也看著他,像看一個陌生人一樣。

原主是對他癡心一片,可換來了什麼?

她蘇棠棠現在,可不把顧晏生放在眼裡。

之前種種,不過是為了穩住他。

“六皇嬸今天給我的一切,我都會記住的。”顧晏生一字一頓的說著,語氣裡還是夾著受傷,更多的是決絕。

一邊看向顧晗:“皇姑姑,求你送我回府。”

他今天敗的一塌塗地,他冇想到,自己連一個病秧子殘廢都不如。

他心裡不爽。

顧晗也有些矛盾,看了看狼狽不堪的顧晏生,再看看麵色冰冷,拒人千裡之外的顧墨生,最後看向麵色如常,一點情緒不外露的蘇棠棠,顧晗咬了咬牙:“走,本宮送你回去。”

她知道今天是無法與蘇棠棠談條件了。

顧墨恒也不會同意。

隻能明日再來。

出了端親王府,等在外麵的公主府的下人忙走上前來,看到是當今的二皇子瑞王爺時,也都愣住了。

不過,能隨在顧晗身邊,自然都是人精。

很快就壓下了情緒。

“蘇棠棠,不是你能肖想的。”顧晗看著一臉受傷,半死不活的顧晏生。

“她之前是與我有婚約的。”顧晏生卻低聲說了一句,“而且她那麼喜歡我。”

顧晗搖頭:“你早晚得栽在女人手裡。”

“這一次,就栽了。”顧晏生歎息一聲,說的十分認真,苦笑了一下,“她竟然會這樣待我。”

“本宮聽說,上一次在宮裡,你就護了她!”顧晗冷哼了一聲,“成大事者,怎能拘泥於兒女情長,你對她,真的隻是看臉嗎?”

看著他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,似乎受傷極深。

“皇姑姑怎麼在他那裡?”顧晏生卻冇有回答,反而問了一句。

這個他,自然是指顧墨恒了。

他今天也對顧墨恒有了一個新的認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