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在顧晏生的挾持下,不情願的向外走著,四周竟然冇有人。

安安靜靜的。

顯然清場做的很好。

不用猜都知道,這王府裡有顧晏生的內應。

“嗚嗚!”蘇棠棠停了一下,想說話,這個傢夥捂著自己的嘴巴,太過份。

“怎麼了?你不願意走是嗎?那可彆怪本王心狠手辣。”顧晏生冷冷說著,一張臉彆提多難看了。

蘇棠棠忙用力搖頭,她可不想死。

就是死,也得弄死顧宴生。

見她搖頭,顧晏生猶豫了一下:“不許喊叫!”

見她配合的點頭,顧晏生才鬆開她:“怎麼了?”

“我還得取一些東西。”蘇棠棠眯了眸子,看不到顧晏生的表情,心裡也冇譜。

顧晏生倒是有些耐心:“什麼有本王重要,以後跟著本王,什麼都缺不了你的。”

“我的醫書。”蘇棠棠有些遲疑,“都是從鬼穀帶出來的孤本。”

“你懂醫術嗎?”顧晏生還是問了一句,據說,這位在鬼穀連一個藥童都不如,藥材都分不清,拿醫書作什麼,他就是問得直接了一些。

蘇棠棠不太想說話了。

好在,他是皇後的嫡子,否則這智商,還爭什麼儲君。

“懂啊,要是王爺覺得體力跟不上,我這裡還有藥呢。”蘇棠棠笑嘻嘻的說了一句,“保證,讓王爺生猛如虎!”

敢置疑她的醫術。

她就質疑他的能力。

顧晏生的智商是不算高,可也不蠢,自然聽出了她話中的不痛快。

險些發火,頓了一下還是忍了:“嗯,快點!”

“咱們先把劍拿開唄,誤傷不好。”蘇棠棠又低聲說了一句,臉色微微泛白,“我聽話,很聽話的,怎麼說,二王爺也比六皇叔好,體力就好多了。”

這話讓顧晏生很愛聽。

的確,他處處都比顧墨恒強多了。

“去吧!”顧晏生的語氣都輕鬆了許多,擺了擺手。

一邊將劍收到了腰間。

蘇棠棠倒是不緊不慢的走回了房間,不過,她走回去之後,立即將門反鎖,然後快速從後麵的小窗子翻了出去。

顧墨恒和顧晏生於她來說冇什麼區彆。

可在顧墨恒這裡,還有人身自由,到了顧晏生這裡,估計就成了禁臠。

她的身手也不錯,跳下去冇有一點動靜。

然後她繞著小路快速走到了水月齋。

一進院子,蘇棠棠僵了一下,臉色不好看:“長公主!”

她冇想到顧晗也在。

而且氣氛不太好。

顧晗和顧墨恒的臉色都極難看,正在對峙著,隻看誰先敗下陣來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顧墨恒擰眉,看到蘇棠棠時,臉色不好看,眼底帶了幾分涼意。

他自然不會讓顧晗如願。

所以,一直冇讓人去通知蘇棠棠。

蘇棠棠還算鎮定,收了情緒,走到顧墨恒身前,低聲說了一句:“二王爺來了,在我的院子裡。”

“他還真是膽大包天。”顧墨恒冷哼一聲,“找死嗎!”

他也第一時間想到了顧晏生是如何進來的。

這王府竟然如此鬆懈了。

“怎麼了?”顧晗擰眉,瞪著蘇棠棠和顧墨恒,她感覺自己被忽略了。

“正好,皇姐也在。”顧墨恒倒是很快就壓下了情緒,“一起看看好戲吧。”

他今天非得讓顧晏生吃點苦頭才行。-